素还真啊

【九最】等你放学

*没粮吃,割大腿肉(≖_≖ )


奶茶店已经成了最光阴和九千胜的秀恩爱。。。呸,放学常驻地点了,放学后两人一起泡在奶茶店,一人一杯奶茶,或看书,或做作业,偶尔抬头,视线撞在一起,便相视一笑!

但是今天九千胜要晚一点放学,最光阴只能自己一个在奶茶店等。等待的时光总是漫长的,最光阴用吸管戳着奶茶里面的珍珠,蔫蔫的。

“你就是最光阴?”

闻言,最光阴抬起头,是个长发及地的女生,头发一会一个色,正一脸轻蔑的看着自己。
“我是最光阴,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你只要记住,我叫樱.伊芙.雪妃尔维纳里丝.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樱樱樱,
是鲁姆苏拉威尔国度的公主兼国家第一首富,我来是想告诉你,你,配不上九千胜大人,灰姑娘只存在于童话。你最好离开九千胜大人,否则,我嘤嘤嘤有一百个方法让你在苦境中学待不下去,而你,无可奈何,所以你马上离开九千胜大人,别逼我动用国家第一首富的力量对付你,你承受不起。”

最光阴皱皱眉头,站起来揉揉胀痛的耳朵,看着面前的女生认真的说:
”“你名字太长没听懂,也记不住。但是,你为什么要我离开九千胜?至少现在他喜欢和我一起,我也喜欢和他一起,要我离开,除非日后他亲口跟我说讨厌我不想再与我一起。”

认真的表情,郑重的语气,说着表白的话语,特意隐匿听到全程的九千胜看着这样的最光阴满心欢喜,心底泛起丝丝甜意。却用手中的卷子遮住扬起的嘴角,眼一垂便是一副黯然的样子,慢慢走上前。
“小最,你这样说可伤我心了,我们那么相爱,难道在你眼里,我对你的感情是这么脆弱的吗?”

最光阴一愣,急忙扯住九千胜衣袖,讷讷的说:“我不是这样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是你若不离,吾便不弃。”

虽是自己引诱少年走进自己设的圈,但是听着这直白的告白话语,九千胜还是脸颊一热,心里想着真想把这人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牵过最光阴的手,转到那谁前面,
“这位同学的厚爱,九千胜承受不起,小最与我的事无需别人置喙,还望同学自重。”

说完牵着最光阴离开。
出了奶茶店九千胜反而不急着走了,嘴角噙着笑,握着最光阴的手时不时捏一下或小指勾勾掌心,直撩得最光阴脸红耳赤,想抽回手又被抓得紧紧的,只好不自在的撇开头不去看九千胜。

欣赏了一会儿心上人染上粉色的耳垂,九千胜想着不能把人惹毛了,便收回调戏的心,却是把最光阴的脸掰过来,看着最光阴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的说:
“小最,我只问你一次,你想清楚,我对你的喜欢,是想与你执手偕老的喜欢,在店里你说喜欢与我一起,我若不离,你便不弃,是与我对你一样的喜欢吗?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一旦决定了,我不会给你任何后悔的机会。”

薄纸被戳穿,却没有尴尬,只有理所当然理应如此的坦然,最光阴反握着九千胜的手:“是你,我不悔”

虽说不管少年答不答应,反不反悔,九千胜都打定主意不放过这个人,但是,在得到肯定答复的一刻,心里还是像被扔进了蜜罐似得,还有什么比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更让人高兴的事呢?一把把人抱在怀里,想把人抢回家藏好怎么办?

“小最,不如今晚来我家吧!”




=============================================

1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知道吗今天下午放学学校门口的奶茶店上演玛丽苏逼原配下堂让位被深情男主拒爱的年度大戏吗?????

2楼
怎么会不知道,整个学校都传遍了据说男主就是我们学神九千胜还有萌神最光阴啊,这女的也是心大

3楼
这公举也真是的想不开要做小三拆散人家

4楼
嘤嘤嘤我最给九千胜大大告白了我好伤心这么快就被拐走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出手呢

5楼
楼上表脸,我最是九千胜的谁也拆不开啊啊啊,不过讲真下午我也在场,他两无视其他人公然坦然理所当然的告白听得我都脸红了

6楼
我只看到九千胜大人腹黑

7楼
排楼上,心疼最光阴肯定会被吃的渣都不剩

。。。。。。。。。

N+1楼
你们知道吗玛丽苏公举退学了

N+2楼
是啊听说破产了,不是说国家第一首富吗?不是公主吗?怎么就。。。

N+3楼
昨天还气势汹汹的逼我最走人今天就。。。

N+3楼
害怕







“饮岁,那个什么撸什么尔国的事搞定了吗”

“城主你放心,渣都不剩了。”

“很好,敢欺负吾的破少年就要有被时间惩罚的觉悟!”



“不好啦城主!!!!!!!!!!!最光阴被九千胜拐去他家了!!!!!别拦我我要带一百个保镖去接人!!!”

【九最】公交车??

第一天上高中,最光阴坚决拒绝了饮岁开他的骚包法拉利送他上学的提议,自己一个人跑去坐公交。

公交站人很多,没有挤公交经验的最光阴,等了几趟车才挤上去,因为再上不去就要迟到了!!挤上车,没位置坐是正常的,问题是最光阴被夹在中间,想要抓着扶手都做不到,站的地方又那么一点点,只能随着车摇摆摇摆,最光阴晕公交了。

仿佛意识到最光阴的困境,公交来了一个急刹车,最光阴撞进了一个带着牡丹花香的怀抱,嗯,闻着比周围乱七八糟的味道舒服好多!下意识的再往怀里拱了拱,最光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ㅍ_ㅍ)

头顶传来一声低沉的闷笑,从上车九千胜就注意到最光阴了,少年虽然一脸疏离的表情,但是一眼就能看着他对周围一切的不适应和懵懂,因为刹车撞入自己怀里后居然赖着不起,啧,真是一点防备心都没有,被人拐了怎么办?看来要把人看好了才行!

混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划为所有物的最光阴,想着等下到站了就赶紧溜。不想还没动脚,腰上便被九千胜的手紧箍着,挪不动脚步了!

“在下九千胜,兄台好歹占了我这么久的便宜,不知如何称呼?”

九千胜?那个年年全校第一从未失手学神九千胜?顾不得挣脱腰上吃豆腐的手,最光阴抬头直视着九千胜。

“你便是学神九千胜?我们相杀吧!”

看着最光阴战意凛凛的眼睛,九千胜再忍不住嘴边的笑意,“相杀要有爱才精彩,你我还没有爱作基础,如何相杀?不如先相爱吧!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我叫最光阴。”

“小最是吧,再不走我们都要迟到了。”说着,九千胜拥着怀里的少年下车往学校走去。

毫无自觉的最光阴由着九千胜拉着他走,边问道“九千胜,我不懂,难道每个跟你相杀的人都要先跟你相爱吗?”

九千胜笑道“你看我有几场比试是精彩的?好啦,莫在意这些,等下放学了你等我,我们去喝奶茶。”
“嗯,好!”



=================我是今天的学校论坛========
1楼
沃寿啊,今天在公交车上我看到九千胜大神和一个小可爱抱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
图片JPG。
2楼
!!!!!!!哪个小婊砸勾搭我们九千胜大大????
3楼
楼上不要脸,再说,那么可爱的男孩纸,我觉得没毛病啊你看九千胜大大笑得一脸春风!!!
4楼
冷漠,男神都去搞基了!
5楼
那么可爱的男孩纸我也想要啊快来姐姐怀里!!!
6楼
5楼走开跟学神抢男人你小心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啊。
7楼
看来九千胜大大这次是认真的了我放学在奶茶店看到他们两个了,学神一脸宠溺的帮擦嘴角,我要被暖化了
图片JPG。
8楼
我的天呐,小受看着好乖啊。
。。。。。。

以关爱最光阴学习环境坚持每天刷学校论坛的饮岁“!!!!!!!!城主啊啊啊,我们种的小白菜要被猪拱了啦!!!!!!”

============完了=============
冷漠,这点点字,我从去年写到现在,写了一年╮(╯_╰)╭
。。。。。。。。。

【九最】冬至

随便写点,我高考时的写作水平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时候,能把死的写活。。。
======预备备=======

   九千胜拧着集市买来的糯米粉和芝麻,带着一身落雪和寒意回到玉阳江,听到动静的最光阴赶紧迎上去接过九千胜手里的东西。身上的落雪融化,湿了一身,九千胜去内室换衣,最光阴则对着九千胜买回来的东西发呆。他第一次在苦境过冬至,不知道苦境习俗,不解糯米粉和芝麻会做得成什么好吃的。
    问九千胜,笑而不答,只让最光阴帮忙碾碎烘干的芝麻。自己则开始和面!
    “小最,抬头”
     一抬头,带着面粉的手指头便点在了最光阴的鼻子上。
   “九千胜,你在做什么→_→”
    九千胜掩饰性的咳了一声,笑说:“此乃苦境的习俗,和面做汤圆的时候用糯米粉在脸上画几道痕,能驱邪,保佑人不被污秽的东西近身,让人身体安康事事顺心(^v^) ”
    “真的吗?你不能骗我→_→”
    “真的真的,我怎么会骗小最呢”
     说罢九千胜赶紧低头和面,免得看着最光阴清澈的眼睛良心不安。心里不忘感叹一句:嗨呀,小最越来越难哄了!心思回转间,一双手伸到眼前,捧起九千胜的脸。
   “小最?”
    言语间,最光阴沾了粉的手指已落到九千胜的额角,表情甚是认真。
    “这样,我们两个都能避开邪秽了”
    九千胜一愣,心中万般滋味,一时间好似有好多话要说,又觉得此时无声胜有声,最终,满腔爱意化作轻柔的吻,落在最光阴的眉间!



========我是编不下去的分割线====



    又是一年冬至时,最光阴独自一人倚在船头,看着茫茫江水。









     “小最,我买完东西回来了”
    

并没有标题

放学铃响,学生鱼贯而出。最光阴慢腾腾的收拾好书包,挪到一楼,远远的就看到九千胜跨在自行车上等
“九千胜,”快步走过去,最光阴喊了一声后坐在了车后架上。
九千胜嘴角微扬,载着最光阴穿梭在人群中,不忘调笑道“小最,你以前都是坐在前面缩在我怀里的,现在都不肯了,让我好伤心啊!”
想起之前被九千胜哄骗坐在前面载着满校园跑的事,最光阴脸一热,不自然的说了句“坐后面挺好的”便不再作声。
九千胜心知不能让人炸了,只在心里盘算着今晚怎样这样那样。
因学校最近在修道,路坑坑洼洼的,难免颠簸,最光阴坐在后面颠的有点不舒服,想下车走过这段路先,喊了声九千胜没回神,便自己跳下车。
不成想,九千胜毫无擦觉犹自骑着车走远了,最光阴喊都喊不回来。。。。。。
等九千胜盘算完回过神发现人不见了的时候,已经走出挺远了,回头找到黑着脸的最光阴,心里咯噔一声,刚刚心里的这样那样碎成了渣渣





======今晚睡客厅的分割线=======

听妈妈讲那过去老爸追人的故事♥(ノ´∀`)

白子画,你若敢为门中弟子伤她一分,我便屠你满门,你若敢为天下人损她一毫,我便杀尽天下人!


我--站在人类这边?...真是无聊。我这一辈子,只站在自己这边


活着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我自己,这是我所拥有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