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还真啊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05

#避雷针:绮最意最,带球!

北狗又闹别扭了,拒绝吃药,一个人躲在房间不见人。皆因意琦行告诉了绮罗生他有孕在身的事。

初闻最光阴怀孕的那一瞬绮罗生其实很方,以为最光阴已心悦他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弥补憾恨,以为。。。
而后推出腹中胎儿应该是自己的,又有小最又别扭的表示孩子是自己的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任云云给坐实了,大悲大喜之下绮罗生拉着最光阴的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意琦行都看不过眼好友的傻样了。把剩下的药拍到绮罗生脸上,又把大夫的交代一一细说后把人赶去煎药,自己则跑去打酒准备今晚和绮罗生畅饮一杯。

是夜,好不容易哄过最光阴喝过药睡下的两人,提着酒拎着小菜坐在山顶喝酒。

“小最被照顾的很好,辛苦好友了!”

意琦行手一顿,而后一杯饮尽,“你托付的,我必全力以赴。”

“可也有好友的心意在啊,”绮罗生轻叹一声,“若是你真有意,我。。。”

“明日你便带他走吧,”意琦行截住话,“自你入时间城,我们很久没有开怀畅饮了,今晚不醉不休,你别想耍赖。”

闻言,绮罗生轻笑一声,“好友那可是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了,什么时候你见我喝醉过,我可是嗜酒如命的。”

一杯接着一杯,最后扔掉酒杯,直接对着酒壶喝。觥筹交错间,传递着彼此之间意愿,多年的好友,只需一个眼神便心照不宣。

次日一早,意琦行收拾好剩下的药剂,又把两人从被窝挖出来,直接送到山脚下。

绮罗生是已经知道的,最光阴却是懵懵的被绮罗生带着走的。到了山脚下正式道别的时候才清醒过来。

“你赶我走??”语气毫无波动又让人听出一丝控诉来。

“没有,”意琦行面不改色,“你们不是要去完成时间城的任务吗?时间紧迫,早点出发。”

最光阴“哼”一声,扭头就走。

绮罗生也不急着追上去,转过头笑着看着意琦行,“好友,等我完成任务需回时间城复命,目前城主还是不许小最回去,到时候可能又要麻烦好友照顾了!”

意琦行迟疑一下,还是忍不住,“你现在十足的一副狐狸样。。。”




===========================不如就这样end??




城主:虽然剧情需要但是绮罗生我再生气龟儿子你不知道带他到我面前说两句软话让我下台阶吗你平时的机智呢?

┑( ̄Д  ̄)┍谈个恋爱真难,结局已经想好了但是写过程好难啊。。。。。。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04

【绮最】【意最】避雷针
带球跑避雷针
时间线乱七八糟避雷针

尘外孤标尘外孤标,怎么看都是不怎么会照顾人的人,实际上照顾起人来却又意外的得心应手。
每日里好吃好喝的供着最光阴,督促着人早睡早起,作息规律得不行。虽不多话,两个人相处起来倒是自在!

摘掉狗头帽的最光阴虽然清冷,却又乖巧得很。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除开每天一到喝药时候的要斗智斗勇把人挖出来。还好有小蜜桃这个外援就是了。

戴着狗头帽的北狗却古灵精怪,难搞得很。意琦行面无表情捧着药的看着在潭边芦苇丛被找到的北狗。

“你喝药了。”

北狗摸摸鼻子,“我已经全好了,不用再喝药!要喝你自己喝!”

你是好了,可你肚子里那个没好!意琦行头痛,“大夫说你要喝完剩下的十剂药,才能停。”说着就要去掀帽子,脱了帽子总会乖点。

察觉到意琦行意图,北狗敏捷一躲,心知现在自己不好动武,结果都是得喝药。但是又很不甘心,意琦行也不再催,就举着药看着你!

北狗不爽了,北狗不开心!嘀咕着接过药,不情不愿的往嘴里倒。剩下最后一口的时候,北狗突然一把扯过意琦行,对着嘴咬上去把嘴里的药渡过去。

意琦行一惊,下意识想把人推开,又想起面前的人不经推又止住,只能自己往后退,扑通一下掉了水里去了。

另一边,时间城里素还真因鷇音子而陷入生命危险,城主命令绮罗生到苦境寻找白血异症者为素还真聚魂。

想想上次见到最光阴,是出城找说太岁和紫火王的时候见过了。上次见的时候感觉小最状态不是很好,之前和阎达恶斗的伤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复发。

寻人当找秦假仙,和秦假仙对好信息,又从秦假仙处得知北狗再度受伤,又因鷇音子之死郁郁寡欢,目前在与意琦行指月山瀑疗养。

心系最光阴,绮罗生告别秦假仙后急忙奔往指月山瀑。

最光阴这几日乖得不行,没给意琦行添过堵,也不再躲着喝药,意琦行做啥他就跟着旁边待着。倒是让意琦行稍微省事,但除了必要沟通,还是黑着脸不跟最光阴说话。

绮罗生赶到指月山瀑时,意琦行潭边打坐,最光阴在树荫下躺椅憩息的画面映入眼帘,给人一种奇异的和谐感。他不由止步,怔怔的站在远处。

其实意琦行已察觉绮罗生的气息,老神在在的等人过来,不想一会儿了还没见人上前,便睁开眼望过去。

对上视线,绮罗生醒过神来,扇子在自己手心敲两下,轻笑着走过去,“好友如今倒是清闲自在。”
话是和意琦行说的,却是走到最光阴跟前,隐含思念的目光贪婪的粘在最光阴身上。

最光阴默默把毯子往头上一盖。

绮罗生用充满无奈伤感的语气说,“看来小最对我嫌弃的很,连看都不想看一眼了。枉我不惜冒着城主责罚的风险赶来见一面,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语毕,扇子半遮脸,一副伤心透顶黯然失魂模样。

意琦行嘴角抽了抽,看着绮罗生肚里黑水倒腾的样,又看了看闻言慢慢把毯子拉下来露出头的最光阴。

。。。。。。傻狗!

咳了声,毫无负罪感的打断好友苦诉相思之情,“好友此次出时间城,可是又有什么任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绮罗生便把事由道出,“目前紫火王已帮忙把素还真体内的秽火清理了,就差白血异症者为素还真聚魂,只是城主给的信息太少,还没有头绪找人。”

听闻好狗弟状况,最光阴躺不住了,起来闹着要回时间城看看。绮罗生把人摁住,好说歹说,劝好人跟自己一起行动,把白血异症者找到再一起回时间城。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03

想早点完结。。。

避雷针:绮最意最,带球跑,只谈情不谈剧情,时间线乱七八糟。。。。

三车定干戈,波旬灭,却迎来尘世暗夜一百年。苦境时间秩序大乱,生不生,死不死。

步香尘虽帮最光阴疗伤的时候虽察觉有异,对着绮罗生和最光阴却只字不提。毫无自觉的最光阴依旧哪里热闹哪里去,提着兽刀各种浪。

为破尘世暗夜,鷇音子集齐正道栋梁在罗浮丹境商量对策。如此这般布置一番,众人散去各自准备,只最光阴听完,找个地儿一靠便要睡着。
察觉到北狗异状,想到绮罗生的托付,鷇音子便出声关怀,“好狗兄可是身体抱恙?有需要的话吾帮你炼制几颗丹药?”

“不用了,我只是困了而已,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睡得比较多。借个地给我睡一会就好。”

“至少,让我帮你把一下脉吧,大战在即,还是谨慎为上。”

“汪汪”(就是就是,有病赶紧治,省的你打架打到一半睡死过去!)

最光阴无所谓的伸出手给鷇音子把脉,鷇音子仔细把着脉象,眉头越皱越紧,“这。。。狗兄的脉象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此为滑脉,为。为女子受孕之脉象。”

一句话,惊得最光阴跳了起来。

“好狗弟,你是拿我寻开心吗?”

“我也希望是我把错脉,可你脉象已一月有余,已经非常明显了。”

“一月有余?”最光阴像是想到什么,沉默下来。

“看来狗兄心中有数了。出现如此变数,看来此次大战狗兄负责的部分要重新--”

“不用!还是按原计划进行吧,我不要紧。另外希望好狗弟能帮我保密。小蜜桃,我们走吧。”

没能劝动最光阴,为破除皂海大阵也急需人手,鷇音子只好暗地拜托和最光阴一起行动的殊十二和意琦行留意一下。

计划如期进行,意琦行与巨魔神在倦收天的剑意协助下,终于穿越云洞破解阵法。殊十二和最光阴为救鷇音子,与黑罪孔雀拼死相搏,却无力回天,眼睁睁看着鷇音子魂飞魄散。
最光阴怒上心头,饱提元功与黑罪孔雀缠斗,不料腹中一阵绞痛,招式迟缓间为黑罪孔雀所伤。

殊十二见状,上前为最光阴挡下攻势,前来汇合的意琦行接过受伤的最光阴,三人一同撤退。
殊十二前往与剑之初叶小钗他们汇合,意琦行则抱着最光阴幽梦楼找步香尘疗伤。

从幽梦楼出来,已是月朗星稀。这次步香尘并没有把最光阴的伤完全治好,随便给人捋一下伤逝便把人赶了出来。意琦行只好背着最光阴回指月山瀑把人安置下来,考虑到人伤逝未痊愈,又转往山下请来大夫诊脉开药调理,途中带回来找最光阴的小蜜桃。

“大夫,怎么样了?”

“嗯,气血两虚,体内还受过重伤,要调养好一阵子咯。还要忌讳着孕期不能用药过猛,得慢慢养着,我说你怎么照顾你夫人的,啊?怀着身孕还让人受这么重的伤。这是药方,前十天服用第一张,后期服用第二张慢慢调理。”

“孕。身孕?大夫,你是不是搞错了,他是……”

“汪”(没搞错,鷇音子也确认过的!)

“这。。。。。。”
好吧,素还真还能化女体呢,苦境之大无奇不有。就是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绮罗生好友还有没有机会。

送走大夫,意琦行对着床上昏迷的最光阴有点不知所措。想了想,搬来热水给人擦身。小蜜桃则去看着熬药。

帽子下的面容让意琦行惊艳了一瞬,出乎意料的年轻,给人懵懂乖巧的错觉,十八九的少年郎身形,很难让人联想到刀法超群的北狗。

把人收拾干净,药也熬好了,考虑到大夫的吩咐,还是把人摇醒起来喝药。

迷迷糊糊的最光阴感觉到嘴边有人递过来碗水,下意识的张开嘴喝,苦涩的药入喉让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嘴里的药呸呸的吐了出来,不肯再张嘴喝,还把药碗推开。

“我不喝药!”

意琦行险险把碗端稳,皱着眉一脸不赞同的看着最光阴,“大夫说你伤了根本,一定要喝药好好调理一番,否则恐影响寿元,良药苦口,你。你就算不顾你自己,也要顾着你肚子。。。”

“停,后面的话就不用说出来了。。。”

“那你把药喝了。”

最光阴转过身往被窝缩缩,“我不喝,你拿走吧。我休养一晚就会离开。”

“可大夫说你动了胎气,近期不宜走动劳累,我答应过绮罗生如果你有事我会帮忙照应,鷇音子也交代过我留意你的状况,所以我希望你能在这休养一段时间。不为了谁,就为这些关心你的人。”
说着,又把碗往前递了递,“良药虽苦口,却利于病,你好歹把药喝了,若真怕苦,让小蜜桃去找些蜜饯。”

又是一阵沉默,就在意琦行要放弃离开时,最光阴接过药,皱着脸喝了。

意琦行接过碗,也不多留转身便离开。开门之际,却听一声道歉。

“那时候,对不起!”

意琦行一顿,“为什么道歉?”

最光阴不再说话,意琦行停留一会,终是离开。

其实意琦行明白这句对不起,只是有些事现在再追究也已经没有意义,再说一留衣的死也不能赖在最光阴头上。

“哈,你这句对不起,倒勾得人惆怅起来了,还不如不说呢。”



---------------------------TBC----------

想弃坑。。。。。编不下去了,后续怎么发展感情戏?好好的写什么三角?我现在改设定还来得及吗😂😂😂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02

找到大号密码了,还是以这个为主吧!!
#绮最,意最,带球跑!注意避雷啊!!!

同样是送别,同样是沉默。

不同于绮罗生送别意琦行时的不舍,此刻,只有说不清的沉重。
绮罗生几度想开口,话到嘴边又怎么也吐不出来,北狗则完全没有开口的意向,两人就这么一路沉默至时间城。

对于最光阴,饮岁是又心疼又生气,偏偏最光阴戴着狗头帽子不听不听的,和时间树解除缔约,最后看了绮罗生一眼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至此,两人看似再无瓜葛!

留在时间城的绮罗生,在饮岁的刻意引导下,慢慢恢复过往的记忆,还有随着记忆恢复而日渐清晰的情意,然而再也无法踏出时间城见一面!
“原来你我早已结契,本应相伴于江湖,却不想遭遇横祸生离死别,如今虽看清自己心意,却。。。。唉”

回到的苦境的北狗,则在小蜜桃的陪伴下,浪了起来!却不想遇到黄羽客,引出了与九千胜的前世往事。
“我前世欠他这么多,却让他代替我守时间树”
可惜,自己再也无法回到时间城,再多的愧疚也只能憋在心里了!

时值魔佛波旬之祸,为除巨魔神,鷇音子前往时间城借将,绮罗生终于得以出时间城。
“可惜时间太紧,最光阴不知身在何处,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他。”

虽心系最光阴,却苦于时间约束在身,绮罗生与意琦行联手斩除巨魔神,只来得及和意琦行寒暄几句。
“看你日渐消瘦,时间城的日子,不好过吗?”

“是啊,身在时间城,“心”在苦境。心有牵挂,寝食难安,自然就瘦下来了。”

心中了然绮罗生牵挂的人,“我会帮你留意他的,你且安心。”

忌讳着时间约束,绮罗生和意琦行告别后,无奈赶往时间城复命。却不想暴雨拦路,更被带往漂血孤岛,目睹最光阴的尸身!

亲自一捧一捧的用土把最光阴掩埋,痛彻心扉。

虽一心决意护最光阴周全,无奈暴雨和魔佛波旬实力超群,联合起来更是无人能挡,只能眼睁睁看着最光阴遭受重创。要不起一字铸骨拼死掩护,可能两人都要交代在那里了。

绮罗生背着重伤的最光阴一路急奔,唯恐晚了一步,就成永别。
“光,好刺眼的光,帮我挡一下好吗?”

绮罗生心里一突,勒紧背上的人,“光,哪有什么光?你别说话,我带你去医治,很快就会没事的!”

一路强行运功赶到幽梦楼,见到步香尘后绮罗生心中隐约有个猜想,也暂时放下心来。

借故把绮罗生和小蜜桃赶了出去,步香尘好好欣赏了一番最光阴的人鱼线,顺便把狗头帽也摘了。

调戏归调戏,该做正事步香尘还是不含糊的,运起八品神通为最光阴疗伤。
“嗯?这是什么?”
本想边疗伤边捉紧时间好好摸下人鱼线,运功来到腹部,却感应到小腹中隐隐约约有股生息,微弱却又很顽强。
“有意思,受这么重的伤居然没事?那我就送佛送到西,再帮你好好稳固一下吧!”

绮罗生在花园等的渐渐不耐的时候,步香尘终于走了过来,告知疗伤完毕。几句寒暄,步香尘心思玲珑,已看出绮罗生对最光阴的心思,心里也有了猜测。
只意味深长的看着曾经的故友,“啧啧啧”了几声,用目光把人调侃了一遍便转身走了。

心系最光阴的绮罗生没接收到步香尘的调侃,看着最光阴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一颗心才真的落到肚子里去,拉着人一起往时间城复命去。

相同的路,相同的场景,相同的离别,不同的心境。

一路再不是僵硬尴尬的氛围。

“你最近过得好吗,饮岁。。。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我过得很好,光使也没有为难我,就是时间城没有什么人,太冷清了点。倒是你,现在苦境战事四起,硝烟弥漫,你要保重好自己才是。”

“时间城人很多,只是遇到他们需要机缘的。无聊了你可以去逗饮岁玩。至于我,我有小蜜桃陪着呢!”

“汪汪”(好意思说,也就只有我照顾你了,是谁前阵子又头晕又恶心,不好好吃饭得了胃病似得,弱的不行,某人还专门往危险堆里跑!)

“哈,那就麻烦小蜜桃照顾你了。”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一路上一段路,几句话,就到了终点。最光阴却被城主拦在时间城外不得而入!

“龟儿子,有哪次回家是为了来看我的,不如不让他进门省的气着我!”

最光阴脾气也上来了,转过身就要走,被绮罗生一把拉住!
捏了捏握着的手,“你要赌气,好歹也好好跟我道别一下,城主也只是嘴硬心软,他还是很关心你的。”

“哼,他就是想我低头就是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回去苦境后,要小心暴雨心奴,我担心他会再找上你,我知道你不怕他,但是他的功体太过诡异,再加上有魔佛波旬在旁,能退则退!”

“我知道了!”

再三确认最光阴确实把话听进去了,再不舍,绮罗生也只能进入时间城复命,最光阴则往罗浮丹境看望鷇音子。

-------------------------------------

步香尘:恭喜好友快要当父亲了!
绮罗生:真的?小最,我们马上回时间城养胎!
最光阴:嗯?孩子在我肚子里?原来当初城主也是这么生我出来的。。。

城主爸爸:(°Д°)我不是我没有!!!

我不知道意最哪去了。。。大概下章写意最感情吧。。。😂😂😂填坑好辛苦

惊!深夜冰箱失窃,查看监控录像,竟是。。。。。。

谁把我乖巧可爱的俏俏教坏了!!!

俏俏的熊猫三连cos😂😂😂

跟熊猫一样圆滚滚啊圆滚滚😂😂😂玩完今天该减减了

俏俏:我不想减小肚子了,没有零食吃好痛苦!

冷:如果你不想出去跟小伙伴玩的时候只有你有小肚子。。。。

俏俏:( ๑ŏ ﹏ ŏ๑ )我减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1

【绮最】【意最】
#开坑,管开不管埋。。。
#各种崩。。。。
#生子雷!!!!!小最带球跑,球是绮罗生的,意琦行。。。不知道怎么处理他
#时间轴有点乱,只谈恋爱不谈剧情。。。

01

月盈泪,看尽古今多少离别。

绮罗生和意琦行,走了一程又一程,送别的路似乎没有尽头。最光阴和廉庄在后面跟了一程又一程,看着前面两个如影随形气氛融洽的背影,只觉胸口一阵阵发闷。

“就到这吧,他还在后面等你。”

“小时候,吾耳边经常响起一句话,只要你再握起刀,我们就能再相遇。而吾握起了刀,走向刀道的第一步,是遇见了你,就让吾将这一程送尽,此后大江南北,吾才能无牵无挂的走下去。”

不远处的最光阴听见绮罗生的话,霎时顿住脚步。不对,相遇的人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最光阴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朦朦胧胧的记忆总有一层纱,解不开,看不清。不想再看前面让人难受的一切,最光阴倒退两步,撞开上前想扶自己的廉庄,三两步跑开了。

廉庄好不容易跟上来,看到的是一只靠在树上偷偷流眼泪的狗狗。廉庄不知道怎么安慰最光阴,毕竟前天睡了自己的人现在在跟另外一个人你侬我侬,虽然是酒醉那啥,但是也得负责不是?

不过,先安慰好前面的人吧!
“咳咳。。。哎呀,有人吃醋了在这里偷偷哭鼻子咯,让我看看有没有眼泪!”
说着去拨最光阴带着的狗头帽子。

最光阴躲了几下,一把拿下帽子,瞪着红彤彤的眼睛说:“我就是吃醋了怎么样?”

真的看着哭了廉庄倒不好意思了,清清嗓子,安慰最光阴,“你放心啦,我看他们只是兄弟之情,再说绮罗生不是还要跟你走吗?安啦安啦!”

最光阴戴上帽子,摇摇头。

不一样了,他握起了刀,遇见的人却不是我。他是九千胜,却不是我的九千胜了。



这边,绮罗生和意琦行终究停下送别的脚步,等绮罗生送别完意琦行,回过头来找最光阴,看到的是恢复成无忧无虑思维跳脱的北狗。

只是,好像又有哪里不一样了。

绮罗生掩下内心的一丝奇异心悸,道一声抱歉久等。看看廉庄,廉庄摸摸鼻子,找借口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他们解决问题。


“前天我。。。”

“你已答应我代替我守护时间树,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去时间城吧,别的不用多说!”



不想听,不想想!既已决定放手,便不再作纠缠,不想自己那么难看。最光阴打断了绮罗生的话,自顾自说完便去休息。

看着最光阴的背影,绮罗生只觉胸口一阵绞痛,双心鼓动,似在提醒绮罗生什么。却又什么不想不出。。。




【绮最】平安夜脱单?!

平安夜,一觉醒来又是一条好(单身)狗!

原本时间城小王子最光阴是不在意这些的,但是在经历了学校,后山,公园,奶茶店全是成双成对捧着苹果亲来亲去的一天后,最光阴觉得眼要被闪瞎了!

有什么好亲的,别人的口水有那么好吃吗?

想不透的最光阴摸摸饿扁的肚子,生气又委屈的离开了这家跟最光阴说没有位了的店,明明里面还有好几个双人座的。。。

背景很硬很有钱的最光阴原本是不搞特殊的,肚子饿的惨兮兮没办法,往自家旗下的西餐厅里去了,丝毫没察觉后面跟着个人!

“先生您好,请问几位?” 还好,服务员没有因为最光阴一身学生打扮而有脸色。

“两位!”

对被赶心有余悸的最光阴毫不犹豫报了两个人,真的好饿啊,不想被赶了啊,也不想告诉他们自己的身份,最光阴不喜欢!

好不容易坐下来点餐,服务员站在一边等着,最光阴磨磨蹭蹭的,不知道该点一个人的餐还是点两个人的!刚刚骗人骗得理直气壮,现在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一直跟着的人轻笑一声,走到最光阴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不好意思有点塞车,是我来晚了!让你等了这么久。服务员,就要第二个双人套餐就好!”

语必,朝着最光阴眨眨眼睛。紫眸像一汪春水眸光流转,看得最光阴一呆一呆的,心扑通扑通的好像要跳出胸口了。

“你说话的神情真迷人!”

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最光阴默默低下头,假装自己没说话,桌布真好看,回去让饮岁换一样的。

一边的服务员淡定的重复了一遍客人点的豪华情侣套餐,收起餐牌踩着比以往快的步伐离开了这个虐狗之地。

绮罗生看着对面不好意思得头都快靠桌上的人,觉得好笑,自己说的话自己倒是先不好意思了,真是。。。太可爱了!

轻咳一声,笑着对听到动静终于抬头的最光阴说:
“不好意思,刚刚是我唐突了,因为看你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这种时候单人比较难找位,就想着跟你凑一对!没有事先咨询你的意见,很抱歉!这个苹果送你,当成是赔礼,怎么样?”

最光阴摇摇头,。
“无妨,我也是一个人,你刚刚还算是帮了我,不必对我言谢。”

绮罗生捧着苹果的手却不肯收回,“既不相欠,那么,相识就是缘,就把这个当成是我们缘分的礼物而收下吧,你不收,我会伤心,你看,我手都举酸了,你忍心看我一直举着被人看笑话吗?”

四周确实很多人看着这边,好多女生还表情怪怪的,最光阴想了想,接过了苹果,“多谢你,可是我都没有带什么礼物,等下出去我买个礼物送给你!”

“如果你想送我礼物的话,不如把你手上的毛球送我如何?我看着它觉得很是喜欢。”

最光阴扯着手里的小毛球,有点犹豫。这个毛球是小蜜桃身上的毛做的,最光阴带在身上很久了,有点舍不得。可是,他觉得很喜欢对面这个人,也舍不得他失望。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取下来递给了绮罗生!

绮罗生左手握着最光阴递过来的拿着毛球的手,把人上半身微微拉过来,右手举起餐牌挡着,轻轻的亲在最光阴温软的嘴唇上。

“那么,信物交换完,我们就是恋人了,以后要多多指教了!”

最光阴红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刚好跟客人在谈生意而目睹这一切的时间城主,微笑着把手里的红酒泼绮罗生那张在他眼里就一勾引人的狐狸精脸上,,带走差点被拐走实际上心确实被拐走的儿子扬长而去。。。。。。








===========================

其实我是想让城主把酒瓶砸在绮罗生头上hhh,一个没注意儿子就被拐跑了


突然想到个小剧场:

隔几天,最光阴终于被从家里放出来,第一时间去找绮罗生。

“??????绮罗生,你头发怎么变成红色了?”

“被你爹的红酒泼的呀,洗不干净了,以后改叫我江山快手吧!”

追人的错误方式03

#南北##原倦#

其实就是原无乡的作死记。。。

原文再续,书接上一回!

虽然以被北大芳秀揍一顿收尾,但是,至少知道了他住哪啊!

什么?你说追人那么久都没打探到他住哪?你以为原无乡不想啊,只是派去跟踪的小弟都在半路被各种ko了。。。。。。

这天,风和日丽,黄历曰:宜告白!

原霸天带着两小弟在倦收天家院子门口转悠了几圈,最终选定角度,选定方位,按之前排练好的,各就各位!

来之前,原霸天都计划好了,假装踢球,假装失足,假装球不小心掉进院子里!然后,光明正大登堂入室,既然进去了,那么顺便喝喝茶,聊两句,说不定还能在岳母面前刷刷好感度!!!

原无乡沉醉在美好的未来中了!他仿佛看到他和倦收天你买菜我提着,夫妻双双把家还。

画面太过美好,以至于原无乡没控制好力度,一脚下去,球是进了院子,不过随之而来的“哐当”的玻璃破碎的声音,打破了原无乡的幻想。

!!!!!!

原无乡一个激灵,整个人跳起来然后窜了出去,跨过院子的矮门,越过出来查看的央千澈,来到同样出来查看的倦收天面前,一把抓住人来来回回的看,
“芳你有没有事有没有被碎玻璃刮到有没有被球砸到你咋不说话是不是吓到了对不起你别怕我在。。。”

插不上话的倦收天一拳砸在原无乡头上,才让原无乡的碎碎念停下来,看看被球打碎的玻璃窗,再看看一脸委屈看着自己的原无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怎么又是你?上次你把我们花摘了就算了,这次都砸玻璃了。”

“我。。。我只是想。。。跟你做(男)朋友,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原无乡越说越小声,说到后面都几乎听不见了。
确实,没见人交朋友交成这样的。。。

“咳咳。。。”
后面一直被忽视的央千澈出声打断了含情脉脉(并不)的两人,原无乡打碎了玻璃,也没恼,温和的说:“你是阿倦的朋友吗?以后踢球的时候小心点。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原无乡一脸惊喜的抬头,看看央千澈,又看看倦收天,小心翼翼的问,“可以吗?”


要不是知道原无乡在学校惹的那些事,倦收天都要以为原无乡跟他现在看着自己的眼神一样无害,不过,想起他为了认识自己而干的那些蠢事,又觉得好笑。看在他这么想跟自己做朋友的份上,“进来吧,不是想跟我做朋友吗?”


原无乡好开心!原无乡好激动!!!拉着倦收天的手,脱口而出:“媳妇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媳妇?倦收天听着原无乡的胡言乱语,脸一红,继而脸就黑了。

“谁是你媳妇?我看这茶你也别喝了,还有玻璃的钱赶紧赔了!”说完拉着看戏的央千澈进门后“嘭”一声把门甩上了。

之后,任原无乡在外面挠了一下午的门。







===========================

我怎么觉得,这样下去原无乡到100章都追不到人呢。。。。。。

我对不起你原无乡。。。。你。。再等两章?

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