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还真啊

【暴最】你是我最后的光啊

*喜欢冷cp,我有错么?为什么要自己割大腿肉(≖_≖ )

*时间线:绮罗生在时间天峭回到过去后,和最光阴落水被暴雨心奴救起来后(≖_≖ )

*瞎逼写(≖_≖ )冷漠

最光阴醒来前,绮罗生正和暴雨心奴针锋相对,一个,想要改变过去沾染的尘劫;一个,想要占有而变得疯狂灵魂扭曲。

他的醒来,让两人都下意识的收起锋芒。

最光阴摇摇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吾落水了?”

暴雨心奴:“是,还被吾所救。”

“多谢你~”

一旁的绮罗生直觉心底不安,不欲让最光阴和暴雨心奴接触过多,忙接过话打断他们:“你没事吧,上一回乘船落水时,便知你不谙水性,此回为了救灾,一时忽略了,才导致你差一点沦为波臣。”

最光阴摆摆手不以为意的说:“你放心,我不会死。”

“可我还是担心啊。既然现在你没事了,走吧,我们去喝酒压惊。”说着,绮罗生牵着最光阴往外走,只想快点带着最光阴离开这是非之地,远离是非之人。

走了两步,最光阴却停了下来望向暴雨心奴:“但袄撒舞司他——”

暴雨心奴:“我不要紧,你们尽量去快乐吧!”

等两人走远,暴雨心奴才咬牙切齿的说:“最后,我会让你们乐极生悲!”

离开祆撒庙,绮罗生才勉强压住心底的不安,看看安静的被自己牵着走的人,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无奈,想着若没有遇到你,是不是你就能一直远离尘埃,依旧是时间城尊贵的光之子?而后又摇摇头,已经发生的事无法改变,不如看看怎么改变现状。

一日,绮罗生有事处理,好生叮嘱了最光阴一番后才离开,最光阴则独自慢慢悠悠的在集市逛着。不知怎的想起那日救起自己和绮罗生的暴雨心奴,觉得自己匆匆离去,究竟不妥。便买上几样点心往祆撒殿去了。

为了能参加琅华宴,暴雨心奴会通过帮百姓祈雨来为自己获取一些声誉。最光阴来到祆撒殿时,暴雨心奴恰好在进行祈雨的祭祀典礼,庄严的祈雨舞,掩盖了原本阴郁的气息,也迷惑了没见识过暴雨心奴疯狂扭曲灵魂的最光阴的眼。

而暴雨心奴早在最光阴踏入祆撒殿便感觉到他最讨厌的光之子清冷高贵的气息。

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往里面走,最光阴,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只是祭典已开始,不好中断,只见暴雨心奴手中镰刀一挥,脚步已然随着乐鐘声跳起祈雨舞,平时阴郁的气息竟变得几分庄重。

最光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仪式,觉得新奇,眼睛紧紧盯着暴雨心奴,随着暴雨的舞步移动,直看的暴雨心奴后背一寒。。。

恼人的最光阴,这样盯着别的男人看,是想对九千胜大人不忠吗?还害我差点踏错舞步。

祭典慢慢接近尾声,随着最后一个节拍落定,暴雨心奴镰刀一收,回身便走,最光阴随即跟上。

“你刚刚跳舞真好看,我第一次见到,你下次什么时候还跳舞?能提前告知我一声吗?我还想看。”

直白的话语,让暴雨心奴一个踉跄。啧,这是在勾引心奴吗?别以为两句好话,就能抵消抢夺爱人的恨,不过,是你自己送上来的。

“那是祈雨舞,只有出现旱灾的时候才会有祈雨祭典。你来祆撒殿是来找心奴吗?九千胜大人呢?”

“他有事忙去了,我刚好无事,上次你救了我,我还没好好道谢呢,便想来看看你,”最光阴运气快走两步,和暴雨并肩,把手上的糕点递过去给暴雨,“给你,我听说苦境的人上门,都要带手礼,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但是这家的糕点好吃,就买了些。”

暴雨心奴哼笑一声,“怎么,救命之恩,就用这个来报答心奴?”

“当然不,只是我不知道你想要怎样的报答,这样,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告知我一声,我定帮忙。”

TBC????

编不下去了,歇歇。。。。。。。

其实下面想写暴雨心奴带小最去喝花酒。。。估计绮罗生会跟他拼命。。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