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还真啊

你是我最后的光啊02

#暴最##绮最#

(≖_≖ )✌来吃大腿肉了!
看人家隔壁弃苍,大大日更!看看你们。。。

我都忘了前面说啥了,回去翻翻先!

最光阴认真承诺着的模样,让暴雨心奴有那么一瞬间不自觉的想要相信他的话!然而只是一瞬!随之而来的更多是不屑,这股迂腐的文人气息,这双像暖阳一样的眼睛,心奴想要把他染黑,想把他从云端拉入泥沼!

“切,虚伪的人,总是会轻易许下无法实现的诺言!心奴最是讨厌这种轻易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的人了,不过,既然对心奴作出了承诺,你的话,我记住了!现在。不如先陪心奴小酌几杯,怎么样?”

听到喝酒,最光阴迟疑了,“我酒量很差,很容易喝醉。之前落水,就是因为和九千胜喝酒了。”

哦?酒量不好?那就更好了不是吗?
“怎么?才刚说要好好报答,现在只不过是让你陪我喝点小酒,就不行了?啧啧啧,心奴果然不该抱太大希望,真是让心奴伤心啊!”说罢,暴雨心奴轻抚额头,一副黯然伤神的模样。

看着暴雨心奴的样,最光阴倒是过意不去了,犹豫再三,终是随了暴雨心奴的意,“吾跟你去就是了,不过先说好,就喝一点点,多了吾不喝的!”

“既如此,便随心奴来吧,心奴带你去个最适合喝酒的地方。”让心奴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干净,不沾染世俗尘埃!!!

另一边,绮罗生总放心不下最光阴,抓紧把事情忙完,便往回赶了!

回到画舫,却扑了空,想起最光阴说要往集市走走,便转头赶往集市寻人!谁知,来到集市却被相熟的小摊老板告知最光阴独自一人往祆撒殿方向去了!

绮罗生霎时白了脸,运起功便往祆撒殿赶!

小最!

想到心心念念的人在暴雨心奴那可能受到的折磨和虐待,绮罗生既惶恐又懊恼,为何要留下最光阴一人?为何重来一次,有些事改变了却还是无法带最光阴远离尘劫?

抱着想要快点找到最光阴的心,绮罗生运起轻功,抄了小路往祆撒殿走!不想暴雨心奴却带着最光阴由平时的路去了集市!两人竟是错开了!

有时候,有些人,哪怕就错过那么一秒的时间,可能错过的,就是一辈子了!

北堂夜夜人如月,南陌朝朝骑似云。
来到山下,刚好傍晚,迎来送往的地方已高挂红灯笼!

暴雨心奴带着最光阴,来到名为烟月楼的地方。开始最光阴看着门口一堆浓妆淡抹的姑娘还不肯进去,说九千胜说这地方不好,是不让他进的!最后暴雨心奴不耐烦了,一把扯着最光阴的手把人拉了进去!

既然是来陪心奴喝酒的,就不要那么多意见!

拒绝失败的最光阴只好跟在暴雨心奴后面,不停躲避着伸过来想调戏的手,好不容易来到包厢,最光阴觉得比跟一百个人打架还累!

不想很快暴雨心奴便让小厮招了两个妖娆女子,看到人进来,最光阴下意识窜到暴雨心奴后面!不肯让人近身,一双因为被香粉刺激得想要打喷嚏又打不出而隐约带着泪光的眼睛看着暴雨。

“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我不想在这里喝酒。”

因泪光而显得更清明晶亮的琥珀色眼睛,更加像太阳的暖光了。衬着清冷俊秀的面容,让旁边的姑娘都移不开眼睛。被这样一双眼看着,暴雨心奴顿觉不好,同时心底涌起怒气。
既然是九千胜大人的人,这个样子怎么可以让别的人看见?

冷冷的瞥一眼盯着最光阴看的姑娘,让小厮把酒菜放下就把人赶了出去。

“现在除了我们,没有别人了,这下能坐下来好好陪心奴喝杯酒了吗?”心奴可等不及想拆礼物了呢!

最光阴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你以前经常来这里喝酒吗?这个地方真的不怎好,下次你要喝酒,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的风景很好,比在这里好多了!”

“哦?是吗?就怕你今天跟心奴喝完酒,以后都不会想要再见我了。心奴的酒性可是很不好的。”
说着暴雨心奴拿起酒壶,把杯子满上。
“即是陪心奴喝酒,也为报答救命之恩,你是不是应该先敬一杯。你放心,这个酒名为天上人间,喝了不会醉的。”

听着喝了不会醉,最光阴稍微舒了一口气,拿起酒杯,
“既如此,那吾先敬舞司一杯。”
一杯酒下肚,不像别的酒那样辛辣呛人,让最光阴放松了警惕,被暴雨心奴又灌了几杯!

然而,再香醇的酒还是酒,别说最光阴本就不擅喝酒,青楼的酒却多少带了点迷人神智的作用,很快最光阴便觉得脑袋一阵昏沉,最后趴在桌上,只觉得身体有点燥热,难受!

眼见猎物已然入网失去挣扎的力气,暴雨心奴的心情出奇的好!俯下身贴近最光阴,看着原本清冷的面容被红晕浸染,暴雨抚上最光阴的面容。
“啧啧啧,你就是这样诱惑九千胜大人的吗?看来今晚心奴要好好品尝一下,准备好接受心奴的疼爱了吗?我最亲爱的礼物!”





然后一夜过去了。。。。。。。。。
TBC

好吧人物已经崩了!我对不起小最对不起变态暴雨!

接下来我是让暴雨上了小最还是让绮罗生来救美呢?好纠结!
在我的心里,可以三角恋但是上床只能从头到尾跟一个人!!!!!!

我到底写的什么鬼东西(眼神死)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