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还真啊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04

【绮最】【意最】避雷针
带球跑避雷针
时间线乱七八糟避雷针

尘外孤标尘外孤标,怎么看都是不怎么会照顾人的人,实际上照顾起人来却又意外的得心应手。
每日里好吃好喝的供着最光阴,督促着人早睡早起,作息规律得不行。虽不多话,两个人相处起来倒是自在!

摘掉狗头帽的最光阴虽然清冷,却又乖巧得很。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除开每天一到喝药时候的要斗智斗勇把人挖出来。还好有小蜜桃这个外援就是了。

戴着狗头帽的北狗却古灵精怪,难搞得很。意琦行面无表情捧着药的看着在潭边芦苇丛被找到的北狗。

“你喝药了。”

北狗摸摸鼻子,“我已经全好了,不用再喝药!要喝你自己喝!”

你是好了,可你肚子里那个没好!意琦行头痛,“大夫说你要喝完剩下的十剂药,才能停。”说着就要去掀帽子,脱了帽子总会乖点。

察觉到意琦行意图,北狗敏捷一躲,心知现在自己不好动武,结果都是得喝药。但是又很不甘心,意琦行也不再催,就举着药看着你!

北狗不爽了,北狗不开心!嘀咕着接过药,不情不愿的往嘴里倒。剩下最后一口的时候,北狗突然一把扯过意琦行,对着嘴咬上去把嘴里的药渡过去。

意琦行一惊,下意识想把人推开,又想起面前的人不经推又止住,只能自己往后退,扑通一下掉了水里去了。

另一边,时间城里素还真因鷇音子而陷入生命危险,城主命令绮罗生到苦境寻找白血异症者为素还真聚魂。

想想上次见到最光阴,是出城找说太岁和紫火王的时候见过了。上次见的时候感觉小最状态不是很好,之前和阎达恶斗的伤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复发。

寻人当找秦假仙,和秦假仙对好信息,又从秦假仙处得知北狗再度受伤,又因鷇音子之死郁郁寡欢,目前在与意琦行指月山瀑疗养。

心系最光阴,绮罗生告别秦假仙后急忙奔往指月山瀑。

最光阴这几日乖得不行,没给意琦行添过堵,也不再躲着喝药,意琦行做啥他就跟着旁边待着。倒是让意琦行稍微省事,但除了必要沟通,还是黑着脸不跟最光阴说话。

绮罗生赶到指月山瀑时,意琦行潭边打坐,最光阴在树荫下躺椅憩息的画面映入眼帘,给人一种奇异的和谐感。他不由止步,怔怔的站在远处。

其实意琦行已察觉绮罗生的气息,老神在在的等人过来,不想一会儿了还没见人上前,便睁开眼望过去。

对上视线,绮罗生醒过神来,扇子在自己手心敲两下,轻笑着走过去,“好友如今倒是清闲自在。”
话是和意琦行说的,却是走到最光阴跟前,隐含思念的目光贪婪的粘在最光阴身上。

最光阴默默把毯子往头上一盖。

绮罗生用充满无奈伤感的语气说,“看来小最对我嫌弃的很,连看都不想看一眼了。枉我不惜冒着城主责罚的风险赶来见一面,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语毕,扇子半遮脸,一副伤心透顶黯然失魂模样。

意琦行嘴角抽了抽,看着绮罗生肚里黑水倒腾的样,又看了看闻言慢慢把毯子拉下来露出头的最光阴。

。。。。。。傻狗!

咳了声,毫无负罪感的打断好友苦诉相思之情,“好友此次出时间城,可是又有什么任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绮罗生便把事由道出,“目前紫火王已帮忙把素还真体内的秽火清理了,就差白血异症者为素还真聚魂,只是城主给的信息太少,还没有头绪找人。”

听闻好狗弟状况,最光阴躺不住了,起来闹着要回时间城看看。绮罗生把人摁住,好说歹说,劝好人跟自己一起行动,把白血异症者找到再一起回时间城。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