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还真啊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05

#避雷针:绮最意最,带球!

北狗又闹别扭了,拒绝吃药,一个人躲在房间不见人。皆因意琦行告诉了绮罗生他有孕在身的事。

初闻最光阴怀孕的那一瞬绮罗生其实很方,以为最光阴已心悦他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弥补憾恨,以为。。。
而后推出腹中胎儿应该是自己的,又有小最又别扭的表示孩子是自己的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任云云给坐实了,大悲大喜之下绮罗生拉着最光阴的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意琦行都看不过眼好友的傻样了。把剩下的药拍到绮罗生脸上,又把大夫的交代一一细说后把人赶去煎药,自己则跑去打酒准备今晚和绮罗生畅饮一杯。

是夜,好不容易哄过最光阴喝过药睡下的两人,提着酒拎着小菜坐在山顶喝酒。

“小最被照顾的很好,辛苦好友了!”

意琦行手一顿,而后一杯饮尽,“你托付的,我必全力以赴。”

“可也有好友的心意在啊,”绮罗生轻叹一声,“若是你真有意,我。。。”

“明日你便带他走吧,”意琦行截住话,“自你入时间城,我们很久没有开怀畅饮了,今晚不醉不休,你别想耍赖。”

闻言,绮罗生轻笑一声,“好友那可是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了,什么时候你见我喝醉过,我可是嗜酒如命的。”

一杯接着一杯,最后扔掉酒杯,直接对着酒壶喝。觥筹交错间,传递着彼此之间意愿,多年的好友,只需一个眼神便心照不宣。

次日一早,意琦行收拾好剩下的药剂,又把两人从被窝挖出来,直接送到山脚下。

绮罗生是已经知道的,最光阴却是懵懵的被绮罗生带着走的。到了山脚下正式道别的时候才清醒过来。

“你赶我走??”语气毫无波动又让人听出一丝控诉来。

“没有,”意琦行面不改色,“你们不是要去完成时间城的任务吗?时间紧迫,早点出发。”

最光阴“哼”一声,扭头就走。

绮罗生也不急着追上去,转过头笑着看着意琦行,“好友,等我完成任务需回时间城复命,目前城主还是不许小最回去,到时候可能又要麻烦好友照顾了!”

意琦行迟疑一下,还是忍不住,“你现在十足的一副狐狸样。。。”




===========================不如就这样end??




城主:虽然剧情需要但是绮罗生我再生气龟儿子你不知道带他到我面前说两句软话让我下台阶吗你平时的机智呢?

┑( ̄Д  ̄)┍谈个恋爱真难,结局已经想好了但是写过程好难啊。。。。。。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