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还真啊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04

【绮最】【意最】避雷针
带球跑避雷针
时间线乱七八糟避雷针

尘外孤标尘外孤标,怎么看都是不怎么会照顾人的人,实际上照顾起人来却又意外的得心应手。
每日里好吃好喝的供着最光阴,督促着人早睡早起,作息规律得不行。虽不多话,两个人相处起来倒是自在!

摘掉狗头帽的最光阴虽然清冷,却又乖巧得很。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除开每天一到喝药时候的要斗智斗勇把人挖出来。还好有小蜜桃这个外援就是了。

戴着狗头帽的北狗却古灵精怪,难搞得很。意琦行面无表情捧着药的看着在潭边芦苇丛被找到的北狗。

“你喝药了。”

北狗摸摸鼻子,“我已经全好了,不用再喝药!要喝你自己喝!”

你是好了,可你肚子里那个没好!意琦行头痛,“大夫说你要喝完剩下的十剂药,才能停。”说着就要去掀帽子,脱了帽子总会乖点。

察觉到意琦行意图,北狗敏捷一躲,心知现在自己不好动武,结果都是得喝药。但是又很不甘心,意琦行也不再催,就举着药看着你!

北狗不爽了,北狗不开心!嘀咕着接过药,不情不愿的往嘴里倒。剩下最后一口的时候,北狗突然一把扯过意琦行,对着嘴咬上去把嘴里的药渡过去。

意琦行一惊,下意识想把人推开,又想起面前的人不经推又止住,只能自己往后退,扑通一下掉了水里去了。

另一边,时间城里素还真因鷇音子而陷入生命危险,城主命令绮罗生到苦境寻找白血异症者为素还真聚魂。

想想上次见到最光阴,是出城找说太岁和紫火王的时候见过了。上次见的时候感觉小最状态不是很好,之前和阎达恶斗的伤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复发。

寻人当找秦假仙,和秦假仙对好信息,又从秦假仙处得知北狗再度受伤,又因鷇音子之死郁郁寡欢,目前在与意琦行指月山瀑疗养。

心系最光阴,绮罗生告别秦假仙后急忙奔往指月山瀑。

最光阴这几日乖得不行,没给意琦行添过堵,也不再躲着喝药,意琦行做啥他就跟着旁边待着。倒是让意琦行稍微省事,但除了必要沟通,还是黑着脸不跟最光阴说话。

绮罗生赶到指月山瀑时,意琦行潭边打坐,最光阴在树荫下躺椅憩息的画面映入眼帘,给人一种奇异的和谐感。他不由止步,怔怔的站在远处。

其实意琦行已察觉绮罗生的气息,老神在在的等人过来,不想一会儿了还没见人上前,便睁开眼望过去。

对上视线,绮罗生醒过神来,扇子在自己手心敲两下,轻笑着走过去,“好友如今倒是清闲自在。”
话是和意琦行说的,却是走到最光阴跟前,隐含思念的目光贪婪的粘在最光阴身上。

最光阴默默把毯子往头上一盖。

绮罗生用充满无奈伤感的语气说,“看来小最对我嫌弃的很,连看都不想看一眼了。枉我不惜冒着城主责罚的风险赶来见一面,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语毕,扇子半遮脸,一副伤心透顶黯然失魂模样。

意琦行嘴角抽了抽,看着绮罗生肚里黑水倒腾的样,又看了看闻言慢慢把毯子拉下来露出头的最光阴。

。。。。。。傻狗!

咳了声,毫无负罪感的打断好友苦诉相思之情,“好友此次出时间城,可是又有什么任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绮罗生便把事由道出,“目前紫火王已帮忙把素还真体内的秽火清理了,就差白血异症者为素还真聚魂,只是城主给的信息太少,还没有头绪找人。”

听闻好狗弟状况,最光阴躺不住了,起来闹着要回时间城看看。绮罗生把人摁住,好说歹说,劝好人跟自己一起行动,把白血异症者找到再一起回时间城。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03

想早点完结。。。

避雷针:绮最意最,带球跑,只谈情不谈剧情,时间线乱七八糟。。。。

三车定干戈,波旬灭,却迎来尘世暗夜一百年。苦境时间秩序大乱,生不生,死不死。

步香尘虽帮最光阴疗伤的时候虽察觉有异,对着绮罗生和最光阴却只字不提。毫无自觉的最光阴依旧哪里热闹哪里去,提着兽刀各种浪。

为破尘世暗夜,鷇音子集齐正道栋梁在罗浮丹境商量对策。如此这般布置一番,众人散去各自准备,只最光阴听完,找个地儿一靠便要睡着。
察觉到北狗异状,想到绮罗生的托付,鷇音子便出声关怀,“好狗兄可是身体抱恙?有需要的话吾帮你炼制几颗丹药?”

“不用了,我只是困了而已,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睡得比较多。借个地给我睡一会就好。”

“至少,让我帮你把一下脉吧,大战在即,还是谨慎为上。”

“汪汪”(就是就是,有病赶紧治,省的你打架打到一半睡死过去!)

最光阴无所谓的伸出手给鷇音子把脉,鷇音子仔细把着脉象,眉头越皱越紧,“这。。。狗兄的脉象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此为滑脉,为。为女子受孕之脉象。”

一句话,惊得最光阴跳了起来。

“好狗弟,你是拿我寻开心吗?”

“我也希望是我把错脉,可你脉象已一月有余,已经非常明显了。”

“一月有余?”最光阴像是想到什么,沉默下来。

“看来狗兄心中有数了。出现如此变数,看来此次大战狗兄负责的部分要重新--”

“不用!还是按原计划进行吧,我不要紧。另外希望好狗弟能帮我保密。小蜜桃,我们走吧。”

没能劝动最光阴,为破除皂海大阵也急需人手,鷇音子只好暗地拜托和最光阴一起行动的殊十二和意琦行留意一下。

计划如期进行,意琦行与巨魔神在倦收天的剑意协助下,终于穿越云洞破解阵法。殊十二和最光阴为救鷇音子,与黑罪孔雀拼死相搏,却无力回天,眼睁睁看着鷇音子魂飞魄散。
最光阴怒上心头,饱提元功与黑罪孔雀缠斗,不料腹中一阵绞痛,招式迟缓间为黑罪孔雀所伤。

殊十二见状,上前为最光阴挡下攻势,前来汇合的意琦行接过受伤的最光阴,三人一同撤退。
殊十二前往与剑之初叶小钗他们汇合,意琦行则抱着最光阴幽梦楼找步香尘疗伤。

从幽梦楼出来,已是月朗星稀。这次步香尘并没有把最光阴的伤完全治好,随便给人捋一下伤逝便把人赶了出来。意琦行只好背着最光阴回指月山瀑把人安置下来,考虑到人伤逝未痊愈,又转往山下请来大夫诊脉开药调理,途中带回来找最光阴的小蜜桃。

“大夫,怎么样了?”

“嗯,气血两虚,体内还受过重伤,要调养好一阵子咯。还要忌讳着孕期不能用药过猛,得慢慢养着,我说你怎么照顾你夫人的,啊?怀着身孕还让人受这么重的伤。这是药方,前十天服用第一张,后期服用第二张慢慢调理。”

“孕。身孕?大夫,你是不是搞错了,他是……”

“汪”(没搞错,鷇音子也确认过的!)

“这。。。。。。”
好吧,素还真还能化女体呢,苦境之大无奇不有。就是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绮罗生好友还有没有机会。

送走大夫,意琦行对着床上昏迷的最光阴有点不知所措。想了想,搬来热水给人擦身。小蜜桃则去看着熬药。

帽子下的面容让意琦行惊艳了一瞬,出乎意料的年轻,给人懵懂乖巧的错觉,十八九的少年郎身形,很难让人联想到刀法超群的北狗。

把人收拾干净,药也熬好了,考虑到大夫的吩咐,还是把人摇醒起来喝药。

迷迷糊糊的最光阴感觉到嘴边有人递过来碗水,下意识的张开嘴喝,苦涩的药入喉让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嘴里的药呸呸的吐了出来,不肯再张嘴喝,还把药碗推开。

“我不喝药!”

意琦行险险把碗端稳,皱着眉一脸不赞同的看着最光阴,“大夫说你伤了根本,一定要喝药好好调理一番,否则恐影响寿元,良药苦口,你。你就算不顾你自己,也要顾着你肚子。。。”

“停,后面的话就不用说出来了。。。”

“那你把药喝了。”

最光阴转过身往被窝缩缩,“我不喝,你拿走吧。我休养一晚就会离开。”

“可大夫说你动了胎气,近期不宜走动劳累,我答应过绮罗生如果你有事我会帮忙照应,鷇音子也交代过我留意你的状况,所以我希望你能在这休养一段时间。不为了谁,就为这些关心你的人。”
说着,又把碗往前递了递,“良药虽苦口,却利于病,你好歹把药喝了,若真怕苦,让小蜜桃去找些蜜饯。”

又是一阵沉默,就在意琦行要放弃离开时,最光阴接过药,皱着脸喝了。

意琦行接过碗,也不多留转身便离开。开门之际,却听一声道歉。

“那时候,对不起!”

意琦行一顿,“为什么道歉?”

最光阴不再说话,意琦行停留一会,终是离开。

其实意琦行明白这句对不起,只是有些事现在再追究也已经没有意义,再说一留衣的死也不能赖在最光阴头上。

“哈,你这句对不起,倒勾得人惆怅起来了,还不如不说呢。”



---------------------------TBC----------

想弃坑。。。。。编不下去了,后续怎么发展感情戏?好好的写什么三角?我现在改设定还来得及吗😂😂😂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02

找到大号密码了,还是以这个为主吧!!
#绮最,意最,带球跑!注意避雷啊!!!

同样是送别,同样是沉默。

不同于绮罗生送别意琦行时的不舍,此刻,只有说不清的沉重。
绮罗生几度想开口,话到嘴边又怎么也吐不出来,北狗则完全没有开口的意向,两人就这么一路沉默至时间城。

对于最光阴,饮岁是又心疼又生气,偏偏最光阴戴着狗头帽子不听不听的,和时间树解除缔约,最后看了绮罗生一眼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至此,两人看似再无瓜葛!

留在时间城的绮罗生,在饮岁的刻意引导下,慢慢恢复过往的记忆,还有随着记忆恢复而日渐清晰的情意,然而再也无法踏出时间城见一面!
“原来你我早已结契,本应相伴于江湖,却不想遭遇横祸生离死别,如今虽看清自己心意,却。。。。唉”

回到的苦境的北狗,则在小蜜桃的陪伴下,浪了起来!却不想遇到黄羽客,引出了与九千胜的前世往事。
“我前世欠他这么多,却让他代替我守时间树”
可惜,自己再也无法回到时间城,再多的愧疚也只能憋在心里了!

时值魔佛波旬之祸,为除巨魔神,鷇音子前往时间城借将,绮罗生终于得以出时间城。
“可惜时间太紧,最光阴不知身在何处,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他。”

虽心系最光阴,却苦于时间约束在身,绮罗生与意琦行联手斩除巨魔神,只来得及和意琦行寒暄几句。
“看你日渐消瘦,时间城的日子,不好过吗?”

“是啊,身在时间城,“心”在苦境。心有牵挂,寝食难安,自然就瘦下来了。”

心中了然绮罗生牵挂的人,“我会帮你留意他的,你且安心。”

忌讳着时间约束,绮罗生和意琦行告别后,无奈赶往时间城复命。却不想暴雨拦路,更被带往漂血孤岛,目睹最光阴的尸身!

亲自一捧一捧的用土把最光阴掩埋,痛彻心扉。

虽一心决意护最光阴周全,无奈暴雨和魔佛波旬实力超群,联合起来更是无人能挡,只能眼睁睁看着最光阴遭受重创。要不起一字铸骨拼死掩护,可能两人都要交代在那里了。

绮罗生背着重伤的最光阴一路急奔,唯恐晚了一步,就成永别。
“光,好刺眼的光,帮我挡一下好吗?”

绮罗生心里一突,勒紧背上的人,“光,哪有什么光?你别说话,我带你去医治,很快就会没事的!”

一路强行运功赶到幽梦楼,见到步香尘后绮罗生心中隐约有个猜想,也暂时放下心来。

借故把绮罗生和小蜜桃赶了出去,步香尘好好欣赏了一番最光阴的人鱼线,顺便把狗头帽也摘了。

调戏归调戏,该做正事步香尘还是不含糊的,运起八品神通为最光阴疗伤。
“嗯?这是什么?”
本想边疗伤边捉紧时间好好摸下人鱼线,运功来到腹部,却感应到小腹中隐隐约约有股生息,微弱却又很顽强。
“有意思,受这么重的伤居然没事?那我就送佛送到西,再帮你好好稳固一下吧!”

绮罗生在花园等的渐渐不耐的时候,步香尘终于走了过来,告知疗伤完毕。几句寒暄,步香尘心思玲珑,已看出绮罗生对最光阴的心思,心里也有了猜测。
只意味深长的看着曾经的故友,“啧啧啧”了几声,用目光把人调侃了一遍便转身走了。

心系最光阴的绮罗生没接收到步香尘的调侃,看着最光阴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一颗心才真的落到肚子里去,拉着人一起往时间城复命去。

相同的路,相同的场景,相同的离别,不同的心境。

一路再不是僵硬尴尬的氛围。

“你最近过得好吗,饮岁。。。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我过得很好,光使也没有为难我,就是时间城没有什么人,太冷清了点。倒是你,现在苦境战事四起,硝烟弥漫,你要保重好自己才是。”

“时间城人很多,只是遇到他们需要机缘的。无聊了你可以去逗饮岁玩。至于我,我有小蜜桃陪着呢!”

“汪汪”(好意思说,也就只有我照顾你了,是谁前阵子又头晕又恶心,不好好吃饭得了胃病似得,弱的不行,某人还专门往危险堆里跑!)

“哈,那就麻烦小蜜桃照顾你了。”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一路上一段路,几句话,就到了终点。最光阴却被城主拦在时间城外不得而入!

“龟儿子,有哪次回家是为了来看我的,不如不让他进门省的气着我!”

最光阴脾气也上来了,转过身就要走,被绮罗生一把拉住!
捏了捏握着的手,“你要赌气,好歹也好好跟我道别一下,城主也只是嘴硬心软,他还是很关心你的。”

“哼,他就是想我低头就是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回去苦境后,要小心暴雨心奴,我担心他会再找上你,我知道你不怕他,但是他的功体太过诡异,再加上有魔佛波旬在旁,能退则退!”

“我知道了!”

再三确认最光阴确实把话听进去了,再不舍,绮罗生也只能进入时间城复命,最光阴则往罗浮丹境看望鷇音子。

-------------------------------------

步香尘:恭喜好友快要当父亲了!
绮罗生:真的?小最,我们马上回时间城养胎!
最光阴:嗯?孩子在我肚子里?原来当初城主也是这么生我出来的。。。

城主爸爸:(°Д°)我不是我没有!!!

我不知道意最哪去了。。。大概下章写意最感情吧。。。😂😂😂填坑好辛苦

【九最】等你放学

*没粮吃,割大腿肉(≖_≖ )


奶茶店已经成了最光阴和九千胜的秀恩爱。。。呸,放学常驻地点了,放学后两人一起泡在奶茶店,一人一杯奶茶,或看书,或做作业,偶尔抬头,视线撞在一起,便相视一笑!

但是今天九千胜要晚一点放学,最光阴只能自己一个在奶茶店等。等待的时光总是漫长的,最光阴用吸管戳着奶茶里面的珍珠,蔫蔫的。

“你就是最光阴?”

闻言,最光阴抬起头,是个长发及地的女生,头发一会一个色,正一脸轻蔑的看着自己。
“我是最光阴,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你只要记住,我叫樱.伊芙.雪妃尔维纳里丝.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樱樱樱,
是鲁姆苏拉威尔国度的公主兼国家第一首富,我来是想告诉你,你,配不上九千胜大人,灰姑娘只存在于童话。你最好离开九千胜大人,否则,我嘤嘤嘤有一百个方法让你在苦境中学待不下去,而你,无可奈何,所以你马上离开九千胜大人,别逼我动用国家第一首富的力量对付你,你承受不起。”

最光阴皱皱眉头,站起来揉揉胀痛的耳朵,看着面前的女生认真的说:
”“你名字太长没听懂,也记不住。但是,你为什么要我离开九千胜?至少现在他喜欢和我一起,我也喜欢和他一起,要我离开,除非日后他亲口跟我说讨厌我不想再与我一起。”

认真的表情,郑重的语气,说着表白的话语,特意隐匿听到全程的九千胜看着这样的最光阴满心欢喜,心底泛起丝丝甜意。却用手中的卷子遮住扬起的嘴角,眼一垂便是一副黯然的样子,慢慢走上前。
“小最,你这样说可伤我心了,我们那么相爱,难道在你眼里,我对你的感情是这么脆弱的吗?”

最光阴一愣,急忙扯住九千胜衣袖,讷讷的说:“我不是这样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是你若不离,吾便不弃。”

虽是自己引诱少年走进自己设的圈,但是听着这直白的告白话语,九千胜还是脸颊一热,心里想着真想把这人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牵过最光阴的手,转到那谁前面,
“这位同学的厚爱,九千胜承受不起,小最与我的事无需别人置喙,还望同学自重。”

说完牵着最光阴离开。
出了奶茶店九千胜反而不急着走了,嘴角噙着笑,握着最光阴的手时不时捏一下或小指勾勾掌心,直撩得最光阴脸红耳赤,想抽回手又被抓得紧紧的,只好不自在的撇开头不去看九千胜。

欣赏了一会儿心上人染上粉色的耳垂,九千胜想着不能把人惹毛了,便收回调戏的心,却是把最光阴的脸掰过来,看着最光阴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的说:
“小最,我只问你一次,你想清楚,我对你的喜欢,是想与你执手偕老的喜欢,在店里你说喜欢与我一起,我若不离,你便不弃,是与我对你一样的喜欢吗?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一旦决定了,我不会给你任何后悔的机会。”

薄纸被戳穿,却没有尴尬,只有理所当然理应如此的坦然,最光阴反握着九千胜的手:“是你,我不悔”

虽说不管少年答不答应,反不反悔,九千胜都打定主意不放过这个人,但是,在得到肯定答复的一刻,心里还是像被扔进了蜜罐似得,还有什么比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更让人高兴的事呢?一把把人抱在怀里,想把人抢回家藏好怎么办?

“小最,不如今晚来我家吧!”




=============================================

1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知道吗今天下午放学学校门口的奶茶店上演玛丽苏逼原配下堂让位被深情男主拒爱的年度大戏吗?????

2楼
怎么会不知道,整个学校都传遍了据说男主就是我们学神九千胜还有萌神最光阴啊,这女的也是心大

3楼
这公举也真是的想不开要做小三拆散人家

4楼
嘤嘤嘤我最给九千胜大大告白了我好伤心这么快就被拐走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出手呢

5楼
楼上表脸,我最是九千胜的谁也拆不开啊啊啊,不过讲真下午我也在场,他两无视其他人公然坦然理所当然的告白听得我都脸红了

6楼
我只看到九千胜大人腹黑

7楼
排楼上,心疼最光阴肯定会被吃的渣都不剩

。。。。。。。。。

N+1楼
你们知道吗玛丽苏公举退学了

N+2楼
是啊听说破产了,不是说国家第一首富吗?不是公主吗?怎么就。。。

N+3楼
昨天还气势汹汹的逼我最走人今天就。。。

N+3楼
害怕







“饮岁,那个什么撸什么尔国的事搞定了吗”

“城主你放心,渣都不剩了。”

“很好,敢欺负吾的破少年就要有被时间惩罚的觉悟!”



“不好啦城主!!!!!!!!!!!最光阴被九千胜拐去他家了!!!!!别拦我我要带一百个保镖去接人!!!”

【九最】公交车??

第一天上高中,最光阴坚决拒绝了饮岁开他的骚包法拉利送他上学的提议,自己一个人跑去坐公交。

公交站人很多,没有挤公交经验的最光阴,等了几趟车才挤上去,因为再上不去就要迟到了!!挤上车,没位置坐是正常的,问题是最光阴被夹在中间,想要抓着扶手都做不到,站的地方又那么一点点,只能随着车摇摆摇摆,最光阴晕公交了。

仿佛意识到最光阴的困境,公交来了一个急刹车,最光阴撞进了一个带着牡丹花香的怀抱,嗯,闻着比周围乱七八糟的味道舒服好多!下意识的再往怀里拱了拱,最光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ㅍ_ㅍ)

头顶传来一声低沉的闷笑,从上车九千胜就注意到最光阴了,少年虽然一脸疏离的表情,但是一眼就能看着他对周围一切的不适应和懵懂,因为刹车撞入自己怀里后居然赖着不起,啧,真是一点防备心都没有,被人拐了怎么办?看来要把人看好了才行!

混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划为所有物的最光阴,想着等下到站了就赶紧溜。不想还没动脚,腰上便被九千胜的手紧箍着,挪不动脚步了!

“在下九千胜,兄台好歹占了我这么久的便宜,不知如何称呼?”

九千胜?那个年年全校第一从未失手学神九千胜?顾不得挣脱腰上吃豆腐的手,最光阴抬头直视着九千胜。

“你便是学神九千胜?我们相杀吧!”

看着最光阴战意凛凛的眼睛,九千胜再忍不住嘴边的笑意,“相杀要有爱才精彩,你我还没有爱作基础,如何相杀?不如先相爱吧!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我叫最光阴。”

“小最是吧,再不走我们都要迟到了。”说着,九千胜拥着怀里的少年下车往学校走去。

毫无自觉的最光阴由着九千胜拉着他走,边问道“九千胜,我不懂,难道每个跟你相杀的人都要先跟你相爱吗?”

九千胜笑道“你看我有几场比试是精彩的?好啦,莫在意这些,等下放学了你等我,我们去喝奶茶。”
“嗯,好!”



=================我是今天的学校论坛========
1楼
沃寿啊,今天在公交车上我看到九千胜大神和一个小可爱抱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
图片JPG。
2楼
!!!!!!!哪个小婊砸勾搭我们九千胜大大????
3楼
楼上不要脸,再说,那么可爱的男孩纸,我觉得没毛病啊你看九千胜大大笑得一脸春风!!!
4楼
冷漠,男神都去搞基了!
5楼
那么可爱的男孩纸我也想要啊快来姐姐怀里!!!
6楼
5楼走开跟学神抢男人你小心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啊。
7楼
看来九千胜大大这次是认真的了我放学在奶茶店看到他们两个了,学神一脸宠溺的帮擦嘴角,我要被暖化了
图片JPG。
8楼
我的天呐,小受看着好乖啊。
。。。。。。

以关爱最光阴学习环境坚持每天刷学校论坛的饮岁“!!!!!!!!城主啊啊啊,我们种的小白菜要被猪拱了啦!!!!!!”

============完了=============
冷漠,这点点字,我从去年写到现在,写了一年╮(╯_╰)╭
。。。。。。。。。

【九最】冬至

随便写点,我高考时的写作水平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时候,能把死的写活。。。
======预备备=======

   九千胜拧着集市买来的糯米粉和芝麻,带着一身落雪和寒意回到玉阳江,听到动静的最光阴赶紧迎上去接过九千胜手里的东西。身上的落雪融化,湿了一身,九千胜去内室换衣,最光阴则对着九千胜买回来的东西发呆。他第一次在苦境过冬至,不知道苦境习俗,不解糯米粉和芝麻会做得成什么好吃的。
    问九千胜,笑而不答,只让最光阴帮忙碾碎烘干的芝麻。自己则开始和面!
    “小最,抬头”
     一抬头,带着面粉的手指头便点在了最光阴的鼻子上。
   “九千胜,你在做什么→_→”
    九千胜掩饰性的咳了一声,笑说:“此乃苦境的习俗,和面做汤圆的时候用糯米粉在脸上画几道痕,能驱邪,保佑人不被污秽的东西近身,让人身体安康事事顺心(^v^) ”
    “真的吗?你不能骗我→_→”
    “真的真的,我怎么会骗小最呢”
     说罢九千胜赶紧低头和面,免得看着最光阴清澈的眼睛良心不安。心里不忘感叹一句:嗨呀,小最越来越难哄了!心思回转间,一双手伸到眼前,捧起九千胜的脸。
   “小最?”
    言语间,最光阴沾了粉的手指已落到九千胜的额角,表情甚是认真。
    “这样,我们两个都能避开邪秽了”
    九千胜一愣,心中万般滋味,一时间好似有好多话要说,又觉得此时无声胜有声,最终,满腔爱意化作轻柔的吻,落在最光阴的眉间!



========我是编不下去的分割线====



    又是一年冬至时,最光阴独自一人倚在船头,看着茫茫江水。









     “小最,我买完东西回来了”
    

并没有标题

放学铃响,学生鱼贯而出。最光阴慢腾腾的收拾好书包,挪到一楼,远远的就看到九千胜跨在自行车上等
“九千胜,”快步走过去,最光阴喊了一声后坐在了车后架上。
九千胜嘴角微扬,载着最光阴穿梭在人群中,不忘调笑道“小最,你以前都是坐在前面缩在我怀里的,现在都不肯了,让我好伤心啊!”
想起之前被九千胜哄骗坐在前面载着满校园跑的事,最光阴脸一热,不自然的说了句“坐后面挺好的”便不再作声。
九千胜心知不能让人炸了,只在心里盘算着今晚怎样这样那样。
因学校最近在修道,路坑坑洼洼的,难免颠簸,最光阴坐在后面颠的有点不舒服,想下车走过这段路先,喊了声九千胜没回神,便自己跳下车。
不成想,九千胜毫无擦觉犹自骑着车走远了,最光阴喊都喊不回来。。。。。。
等九千胜盘算完回过神发现人不见了的时候,已经走出挺远了,回头找到黑着脸的最光阴,心里咯噔一声,刚刚心里的这样那样碎成了渣渣





======今晚睡客厅的分割线=======

听妈妈讲那过去老爸追人的故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