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还真啊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1

【绮最】【意最】
#开坑,管开不管埋。。。
#各种崩。。。。
#生子雷!!!!!小最带球跑,球是绮罗生的,意琦行。。。不知道怎么处理他
#时间轴有点乱,只谈恋爱不谈剧情。。。

01

月盈泪,看尽古今多少离别。

绮罗生和意琦行,走了一程又一程,送别的路似乎没有尽头。最光阴和廉庄在后面跟了一程又一程,看着前面两个如影随形气氛融洽的背影,只觉胸口一阵阵发闷。

“就到这吧,他还在后面等你。”

“小时候,吾耳边经常响起一句话,只要你再握起刀,我们就能再相遇。而吾握起了刀,走向刀道的第一步,是遇见了你,就让吾将这一程送尽,此后大江南北,吾才能无牵无挂的走下去。”

不远处的最光阴听见绮罗生的话,霎时顿住脚步。不对,相遇的人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最光阴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朦朦胧胧的记忆总有一层纱,解不开,看不清。不想再看前面让人难受的一切,最光阴倒退两步,撞开上前想扶自己的廉庄,三两步跑开了。

廉庄好不容易跟上来,看到的是一只靠在树上偷偷流眼泪的狗狗。廉庄不知道怎么安慰最光阴,毕竟前天睡了自己的人现在在跟另外一个人你侬我侬,虽然是酒醉那啥,但是也得负责不是?

不过,先安慰好前面的人吧!
“咳咳。。。哎呀,有人吃醋了在这里偷偷哭鼻子咯,让我看看有没有眼泪!”
说着去拨最光阴带着的狗头帽子。

最光阴躲了几下,一把拿下帽子,瞪着红彤彤的眼睛说:“我就是吃醋了怎么样?”

真的看着哭了廉庄倒不好意思了,清清嗓子,安慰最光阴,“你放心啦,我看他们只是兄弟之情,再说绮罗生不是还要跟你走吗?安啦安啦!”

最光阴戴上帽子,摇摇头。

不一样了,他握起了刀,遇见的人却不是我。他是九千胜,却不是我的九千胜了。



这边,绮罗生和意琦行终究停下送别的脚步,等绮罗生送别完意琦行,回过头来找最光阴,看到的是恢复成无忧无虑思维跳脱的北狗。

只是,好像又有哪里不一样了。

绮罗生掩下内心的一丝奇异心悸,道一声抱歉久等。看看廉庄,廉庄摸摸鼻子,找借口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他们解决问题。


“前天我。。。”

“你已答应我代替我守护时间树,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去时间城吧,别的不用多说!”



不想听,不想想!既已决定放手,便不再作纠缠,不想自己那么难看。最光阴打断了绮罗生的话,自顾自说完便去休息。

看着最光阴的背影,绮罗生只觉胸口一阵绞痛,双心鼓动,似在提醒绮罗生什么。却又什么不想不出。。。




【绮最】平安夜脱单?!

平安夜,一觉醒来又是一条好(单身)狗!

原本时间城小王子最光阴是不在意这些的,但是在经历了学校,后山,公园,奶茶店全是成双成对捧着苹果亲来亲去的一天后,最光阴觉得眼要被闪瞎了!

有什么好亲的,别人的口水有那么好吃吗?

想不透的最光阴摸摸饿扁的肚子,生气又委屈的离开了这家跟最光阴说没有位了的店,明明里面还有好几个双人座的。。。

背景很硬很有钱的最光阴原本是不搞特殊的,肚子饿的惨兮兮没办法,往自家旗下的西餐厅里去了,丝毫没察觉后面跟着个人!

“先生您好,请问几位?” 还好,服务员没有因为最光阴一身学生打扮而有脸色。

“两位!”

对被赶心有余悸的最光阴毫不犹豫报了两个人,真的好饿啊,不想被赶了啊,也不想告诉他们自己的身份,最光阴不喜欢!

好不容易坐下来点餐,服务员站在一边等着,最光阴磨磨蹭蹭的,不知道该点一个人的餐还是点两个人的!刚刚骗人骗得理直气壮,现在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一直跟着的人轻笑一声,走到最光阴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不好意思有点塞车,是我来晚了!让你等了这么久。服务员,就要第二个双人套餐就好!”

语必,朝着最光阴眨眨眼睛。紫眸像一汪春水眸光流转,看得最光阴一呆一呆的,心扑通扑通的好像要跳出胸口了。

“你说话的神情真迷人!”

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最光阴默默低下头,假装自己没说话,桌布真好看,回去让饮岁换一样的。

一边的服务员淡定的重复了一遍客人点的豪华情侣套餐,收起餐牌踩着比以往快的步伐离开了这个虐狗之地。

绮罗生看着对面不好意思得头都快靠桌上的人,觉得好笑,自己说的话自己倒是先不好意思了,真是。。。太可爱了!

轻咳一声,笑着对听到动静终于抬头的最光阴说:
“不好意思,刚刚是我唐突了,因为看你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这种时候单人比较难找位,就想着跟你凑一对!没有事先咨询你的意见,很抱歉!这个苹果送你,当成是赔礼,怎么样?”

最光阴摇摇头,。
“无妨,我也是一个人,你刚刚还算是帮了我,不必对我言谢。”

绮罗生捧着苹果的手却不肯收回,“既不相欠,那么,相识就是缘,就把这个当成是我们缘分的礼物而收下吧,你不收,我会伤心,你看,我手都举酸了,你忍心看我一直举着被人看笑话吗?”

四周确实很多人看着这边,好多女生还表情怪怪的,最光阴想了想,接过了苹果,“多谢你,可是我都没有带什么礼物,等下出去我买个礼物送给你!”

“如果你想送我礼物的话,不如把你手上的毛球送我如何?我看着它觉得很是喜欢。”

最光阴扯着手里的小毛球,有点犹豫。这个毛球是小蜜桃身上的毛做的,最光阴带在身上很久了,有点舍不得。可是,他觉得很喜欢对面这个人,也舍不得他失望。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取下来递给了绮罗生!

绮罗生左手握着最光阴递过来的拿着毛球的手,把人上半身微微拉过来,右手举起餐牌挡着,轻轻的亲在最光阴温软的嘴唇上。

“那么,信物交换完,我们就是恋人了,以后要多多指教了!”

最光阴红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刚好跟客人在谈生意而目睹这一切的时间城主,微笑着把手里的红酒泼绮罗生那张在他眼里就一勾引人的狐狸精脸上,,带走差点被拐走实际上心确实被拐走的儿子扬长而去。。。。。。








===========================

其实我是想让城主把酒瓶砸在绮罗生头上hhh,一个没注意儿子就被拐跑了


突然想到个小剧场:

隔几天,最光阴终于被从家里放出来,第一时间去找绮罗生。

“??????绮罗生,你头发怎么变成红色了?”

“被你爹的红酒泼的呀,洗不干净了,以后改叫我江山快手吧!”

你是我最后的光啊02

#暴最##绮最#

(≖_≖ )✌来吃大腿肉了!
看人家隔壁弃苍,大大日更!看看你们。。。

我都忘了前面说啥了,回去翻翻先!

最光阴认真承诺着的模样,让暴雨心奴有那么一瞬间不自觉的想要相信他的话!然而只是一瞬!随之而来的更多是不屑,这股迂腐的文人气息,这双像暖阳一样的眼睛,心奴想要把他染黑,想把他从云端拉入泥沼!

“切,虚伪的人,总是会轻易许下无法实现的诺言!心奴最是讨厌这种轻易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的人了,不过,既然对心奴作出了承诺,你的话,我记住了!现在。不如先陪心奴小酌几杯,怎么样?”

听到喝酒,最光阴迟疑了,“我酒量很差,很容易喝醉。之前落水,就是因为和九千胜喝酒了。”

哦?酒量不好?那就更好了不是吗?
“怎么?才刚说要好好报答,现在只不过是让你陪我喝点小酒,就不行了?啧啧啧,心奴果然不该抱太大希望,真是让心奴伤心啊!”说罢,暴雨心奴轻抚额头,一副黯然伤神的模样。

看着暴雨心奴的样,最光阴倒是过意不去了,犹豫再三,终是随了暴雨心奴的意,“吾跟你去就是了,不过先说好,就喝一点点,多了吾不喝的!”

“既如此,便随心奴来吧,心奴带你去个最适合喝酒的地方。”让心奴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干净,不沾染世俗尘埃!!!

另一边,绮罗生总放心不下最光阴,抓紧把事情忙完,便往回赶了!

回到画舫,却扑了空,想起最光阴说要往集市走走,便转头赶往集市寻人!谁知,来到集市却被相熟的小摊老板告知最光阴独自一人往祆撒殿方向去了!

绮罗生霎时白了脸,运起功便往祆撒殿赶!

小最!

想到心心念念的人在暴雨心奴那可能受到的折磨和虐待,绮罗生既惶恐又懊恼,为何要留下最光阴一人?为何重来一次,有些事改变了却还是无法带最光阴远离尘劫?

抱着想要快点找到最光阴的心,绮罗生运起轻功,抄了小路往祆撒殿走!不想暴雨心奴却带着最光阴由平时的路去了集市!两人竟是错开了!

有时候,有些人,哪怕就错过那么一秒的时间,可能错过的,就是一辈子了!

北堂夜夜人如月,南陌朝朝骑似云。
来到山下,刚好傍晚,迎来送往的地方已高挂红灯笼!

暴雨心奴带着最光阴,来到名为烟月楼的地方。开始最光阴看着门口一堆浓妆淡抹的姑娘还不肯进去,说九千胜说这地方不好,是不让他进的!最后暴雨心奴不耐烦了,一把扯着最光阴的手把人拉了进去!

既然是来陪心奴喝酒的,就不要那么多意见!

拒绝失败的最光阴只好跟在暴雨心奴后面,不停躲避着伸过来想调戏的手,好不容易来到包厢,最光阴觉得比跟一百个人打架还累!

不想很快暴雨心奴便让小厮招了两个妖娆女子,看到人进来,最光阴下意识窜到暴雨心奴后面!不肯让人近身,一双因为被香粉刺激得想要打喷嚏又打不出而隐约带着泪光的眼睛看着暴雨。

“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我不想在这里喝酒。”

因泪光而显得更清明晶亮的琥珀色眼睛,更加像太阳的暖光了。衬着清冷俊秀的面容,让旁边的姑娘都移不开眼睛。被这样一双眼看着,暴雨心奴顿觉不好,同时心底涌起怒气。
既然是九千胜大人的人,这个样子怎么可以让别的人看见?

冷冷的瞥一眼盯着最光阴看的姑娘,让小厮把酒菜放下就把人赶了出去。

“现在除了我们,没有别人了,这下能坐下来好好陪心奴喝杯酒了吗?”心奴可等不及想拆礼物了呢!

最光阴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你以前经常来这里喝酒吗?这个地方真的不怎好,下次你要喝酒,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的风景很好,比在这里好多了!”

“哦?是吗?就怕你今天跟心奴喝完酒,以后都不会想要再见我了。心奴的酒性可是很不好的。”
说着暴雨心奴拿起酒壶,把杯子满上。
“即是陪心奴喝酒,也为报答救命之恩,你是不是应该先敬一杯。你放心,这个酒名为天上人间,喝了不会醉的。”

听着喝了不会醉,最光阴稍微舒了一口气,拿起酒杯,
“既如此,那吾先敬舞司一杯。”
一杯酒下肚,不像别的酒那样辛辣呛人,让最光阴放松了警惕,被暴雨心奴又灌了几杯!

然而,再香醇的酒还是酒,别说最光阴本就不擅喝酒,青楼的酒却多少带了点迷人神智的作用,很快最光阴便觉得脑袋一阵昏沉,最后趴在桌上,只觉得身体有点燥热,难受!

眼见猎物已然入网失去挣扎的力气,暴雨心奴的心情出奇的好!俯下身贴近最光阴,看着原本清冷的面容被红晕浸染,暴雨抚上最光阴的面容。
“啧啧啧,你就是这样诱惑九千胜大人的吗?看来今晚心奴要好好品尝一下,准备好接受心奴的疼爱了吗?我最亲爱的礼物!”





然后一夜过去了。。。。。。。。。
TBC

好吧人物已经崩了!我对不起小最对不起变态暴雨!

接下来我是让暴雨上了小最还是让绮罗生来救美呢?好纠结!
在我的心里,可以三角恋但是上床只能从头到尾跟一个人!!!!!!

我到底写的什么鬼东西(眼神死)

【九最】等你放学

*没粮吃,割大腿肉(≖_≖ )


奶茶店已经成了最光阴和九千胜的秀恩爱。。。呸,放学常驻地点了,放学后两人一起泡在奶茶店,一人一杯奶茶,或看书,或做作业,偶尔抬头,视线撞在一起,便相视一笑!

但是今天九千胜要晚一点放学,最光阴只能自己一个在奶茶店等。等待的时光总是漫长的,最光阴用吸管戳着奶茶里面的珍珠,蔫蔫的。

“你就是最光阴?”

闻言,最光阴抬起头,是个长发及地的女生,头发一会一个色,正一脸轻蔑的看着自己。
“我是最光阴,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你只要记住,我叫樱.伊芙.雪妃尔维纳里丝.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樱樱樱,
是鲁姆苏拉威尔国度的公主兼国家第一首富,我来是想告诉你,你,配不上九千胜大人,灰姑娘只存在于童话。你最好离开九千胜大人,否则,我嘤嘤嘤有一百个方法让你在苦境中学待不下去,而你,无可奈何,所以你马上离开九千胜大人,别逼我动用国家第一首富的力量对付你,你承受不起。”

最光阴皱皱眉头,站起来揉揉胀痛的耳朵,看着面前的女生认真的说:
”“你名字太长没听懂,也记不住。但是,你为什么要我离开九千胜?至少现在他喜欢和我一起,我也喜欢和他一起,要我离开,除非日后他亲口跟我说讨厌我不想再与我一起。”

认真的表情,郑重的语气,说着表白的话语,特意隐匿听到全程的九千胜看着这样的最光阴满心欢喜,心底泛起丝丝甜意。却用手中的卷子遮住扬起的嘴角,眼一垂便是一副黯然的样子,慢慢走上前。
“小最,你这样说可伤我心了,我们那么相爱,难道在你眼里,我对你的感情是这么脆弱的吗?”

最光阴一愣,急忙扯住九千胜衣袖,讷讷的说:“我不是这样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是你若不离,吾便不弃。”

虽是自己引诱少年走进自己设的圈,但是听着这直白的告白话语,九千胜还是脸颊一热,心里想着真想把这人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牵过最光阴的手,转到那谁前面,
“这位同学的厚爱,九千胜承受不起,小最与我的事无需别人置喙,还望同学自重。”

说完牵着最光阴离开。
出了奶茶店九千胜反而不急着走了,嘴角噙着笑,握着最光阴的手时不时捏一下或小指勾勾掌心,直撩得最光阴脸红耳赤,想抽回手又被抓得紧紧的,只好不自在的撇开头不去看九千胜。

欣赏了一会儿心上人染上粉色的耳垂,九千胜想着不能把人惹毛了,便收回调戏的心,却是把最光阴的脸掰过来,看着最光阴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的说:
“小最,我只问你一次,你想清楚,我对你的喜欢,是想与你执手偕老的喜欢,在店里你说喜欢与我一起,我若不离,你便不弃,是与我对你一样的喜欢吗?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一旦决定了,我不会给你任何后悔的机会。”

薄纸被戳穿,却没有尴尬,只有理所当然理应如此的坦然,最光阴反握着九千胜的手:“是你,我不悔”

虽说不管少年答不答应,反不反悔,九千胜都打定主意不放过这个人,但是,在得到肯定答复的一刻,心里还是像被扔进了蜜罐似得,还有什么比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更让人高兴的事呢?一把把人抱在怀里,想把人抢回家藏好怎么办?

“小最,不如今晚来我家吧!”




=============================================

1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知道吗今天下午放学学校门口的奶茶店上演玛丽苏逼原配下堂让位被深情男主拒爱的年度大戏吗?????

2楼
怎么会不知道,整个学校都传遍了据说男主就是我们学神九千胜还有萌神最光阴啊,这女的也是心大

3楼
这公举也真是的想不开要做小三拆散人家

4楼
嘤嘤嘤我最给九千胜大大告白了我好伤心这么快就被拐走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出手呢

5楼
楼上表脸,我最是九千胜的谁也拆不开啊啊啊,不过讲真下午我也在场,他两无视其他人公然坦然理所当然的告白听得我都脸红了

6楼
我只看到九千胜大人腹黑

7楼
排楼上,心疼最光阴肯定会被吃的渣都不剩

。。。。。。。。。

N+1楼
你们知道吗玛丽苏公举退学了

N+2楼
是啊听说破产了,不是说国家第一首富吗?不是公主吗?怎么就。。。

N+3楼
昨天还气势汹汹的逼我最走人今天就。。。

N+3楼
害怕







“饮岁,那个什么撸什么尔国的事搞定了吗”

“城主你放心,渣都不剩了。”

“很好,敢欺负吾的破少年就要有被时间惩罚的觉悟!”



“不好啦城主!!!!!!!!!!!最光阴被九千胜拐去他家了!!!!!别拦我我要带一百个保镖去接人!!!”

【九最】公交车??

第一天上高中,最光阴坚决拒绝了饮岁开他的骚包法拉利送他上学的提议,自己一个人跑去坐公交。

公交站人很多,没有挤公交经验的最光阴,等了几趟车才挤上去,因为再上不去就要迟到了!!挤上车,没位置坐是正常的,问题是最光阴被夹在中间,想要抓着扶手都做不到,站的地方又那么一点点,只能随着车摇摆摇摆,最光阴晕公交了。

仿佛意识到最光阴的困境,公交来了一个急刹车,最光阴撞进了一个带着牡丹花香的怀抱,嗯,闻着比周围乱七八糟的味道舒服好多!下意识的再往怀里拱了拱,最光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ㅍ_ㅍ)

头顶传来一声低沉的闷笑,从上车九千胜就注意到最光阴了,少年虽然一脸疏离的表情,但是一眼就能看着他对周围一切的不适应和懵懂,因为刹车撞入自己怀里后居然赖着不起,啧,真是一点防备心都没有,被人拐了怎么办?看来要把人看好了才行!

混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划为所有物的最光阴,想着等下到站了就赶紧溜。不想还没动脚,腰上便被九千胜的手紧箍着,挪不动脚步了!

“在下九千胜,兄台好歹占了我这么久的便宜,不知如何称呼?”

九千胜?那个年年全校第一从未失手学神九千胜?顾不得挣脱腰上吃豆腐的手,最光阴抬头直视着九千胜。

“你便是学神九千胜?我们相杀吧!”

看着最光阴战意凛凛的眼睛,九千胜再忍不住嘴边的笑意,“相杀要有爱才精彩,你我还没有爱作基础,如何相杀?不如先相爱吧!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我叫最光阴。”

“小最是吧,再不走我们都要迟到了。”说着,九千胜拥着怀里的少年下车往学校走去。

毫无自觉的最光阴由着九千胜拉着他走,边问道“九千胜,我不懂,难道每个跟你相杀的人都要先跟你相爱吗?”

九千胜笑道“你看我有几场比试是精彩的?好啦,莫在意这些,等下放学了你等我,我们去喝奶茶。”
“嗯,好!”



=================我是今天的学校论坛========
1楼
沃寿啊,今天在公交车上我看到九千胜大神和一个小可爱抱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
图片JPG。
2楼
!!!!!!!哪个小婊砸勾搭我们九千胜大大????
3楼
楼上不要脸,再说,那么可爱的男孩纸,我觉得没毛病啊你看九千胜大大笑得一脸春风!!!
4楼
冷漠,男神都去搞基了!
5楼
那么可爱的男孩纸我也想要啊快来姐姐怀里!!!
6楼
5楼走开跟学神抢男人你小心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啊。
7楼
看来九千胜大大这次是认真的了我放学在奶茶店看到他们两个了,学神一脸宠溺的帮擦嘴角,我要被暖化了
图片JPG。
8楼
我的天呐,小受看着好乖啊。
。。。。。。

以关爱最光阴学习环境坚持每天刷学校论坛的饮岁“!!!!!!!!城主啊啊啊,我们种的小白菜要被猪拱了啦!!!!!!”

============完了=============
冷漠,这点点字,我从去年写到现在,写了一年╮(╯_╰)╭
。。。。。。。。。

【九最】冬至

随便写点,我高考时的写作水平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时候,能把死的写活。。。
======预备备=======

   九千胜拧着集市买来的糯米粉和芝麻,带着一身落雪和寒意回到玉阳江,听到动静的最光阴赶紧迎上去接过九千胜手里的东西。身上的落雪融化,湿了一身,九千胜去内室换衣,最光阴则对着九千胜买回来的东西发呆。他第一次在苦境过冬至,不知道苦境习俗,不解糯米粉和芝麻会做得成什么好吃的。
    问九千胜,笑而不答,只让最光阴帮忙碾碎烘干的芝麻。自己则开始和面!
    “小最,抬头”
     一抬头,带着面粉的手指头便点在了最光阴的鼻子上。
   “九千胜,你在做什么→_→”
    九千胜掩饰性的咳了一声,笑说:“此乃苦境的习俗,和面做汤圆的时候用糯米粉在脸上画几道痕,能驱邪,保佑人不被污秽的东西近身,让人身体安康事事顺心(^v^) ”
    “真的吗?你不能骗我→_→”
    “真的真的,我怎么会骗小最呢”
     说罢九千胜赶紧低头和面,免得看着最光阴清澈的眼睛良心不安。心里不忘感叹一句:嗨呀,小最越来越难哄了!心思回转间,一双手伸到眼前,捧起九千胜的脸。
   “小最?”
    言语间,最光阴沾了粉的手指已落到九千胜的额角,表情甚是认真。
    “这样,我们两个都能避开邪秽了”
    九千胜一愣,心中万般滋味,一时间好似有好多话要说,又觉得此时无声胜有声,最终,满腔爱意化作轻柔的吻,落在最光阴的眉间!



========我是编不下去的分割线====



    又是一年冬至时,最光阴独自一人倚在船头,看着茫茫江水。









     “小最,我买完东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