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还真啊

爱情有没有先来后到03

想早点完结。。。

避雷针:绮最意最,带球跑,只谈情不谈剧情,时间线乱七八糟。。。。

三车定干戈,波旬灭,却迎来尘世暗夜一百年。苦境时间秩序大乱,生不生,死不死。

步香尘虽帮最光阴疗伤的时候虽察觉有异,对着绮罗生和最光阴却只字不提。毫无自觉的最光阴依旧哪里热闹哪里去,提着兽刀各种浪。

为破尘世暗夜,鷇音子集齐正道栋梁在罗浮丹境商量对策。如此这般布置一番,众人散去各自准备,只最光阴听完,找个地儿一靠便要睡着。
察觉到北狗异状,想到绮罗生的托付,鷇音子便出声关怀,“好狗兄可是身体抱恙?有需要的话吾帮你炼制几颗丹药?”

“不用了,我只是困了而已,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睡得比较多。借个地给我睡一会就好。”

“至少,让我帮你把一下脉吧,大战在即,还是谨慎为上。”

“汪汪”(就是就是,有病赶紧治,省的你打架打到一半睡死过去!)

最光阴无所谓的伸出手给鷇音子把脉,鷇音子仔细把着脉象,眉头越皱越紧,“这。。。狗兄的脉象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此为滑脉,为。为女子受孕之脉象。”

一句话,惊得最光阴跳了起来。

“好狗弟,你是拿我寻开心吗?”

“我也希望是我把错脉,可你脉象已一月有余,已经非常明显了。”

“一月有余?”最光阴像是想到什么,沉默下来。

“看来狗兄心中有数了。出现如此变数,看来此次大战狗兄负责的部分要重新--”

“不用!还是按原计划进行吧,我不要紧。另外希望好狗弟能帮我保密。小蜜桃,我们走吧。”

没能劝动最光阴,为破除皂海大阵也急需人手,鷇音子只好暗地拜托和最光阴一起行动的殊十二和意琦行留意一下。

计划如期进行,意琦行与巨魔神在倦收天的剑意协助下,终于穿越云洞破解阵法。殊十二和最光阴为救鷇音子,与黑罪孔雀拼死相搏,却无力回天,眼睁睁看着鷇音子魂飞魄散。
最光阴怒上心头,饱提元功与黑罪孔雀缠斗,不料腹中一阵绞痛,招式迟缓间为黑罪孔雀所伤。

殊十二见状,上前为最光阴挡下攻势,前来汇合的意琦行接过受伤的最光阴,三人一同撤退。
殊十二前往与剑之初叶小钗他们汇合,意琦行则抱着最光阴幽梦楼找步香尘疗伤。

从幽梦楼出来,已是月朗星稀。这次步香尘并没有把最光阴的伤完全治好,随便给人捋一下伤逝便把人赶了出来。意琦行只好背着最光阴回指月山瀑把人安置下来,考虑到人伤逝未痊愈,又转往山下请来大夫诊脉开药调理,途中带回来找最光阴的小蜜桃。

“大夫,怎么样了?”

“嗯,气血两虚,体内还受过重伤,要调养好一阵子咯。还要忌讳着孕期不能用药过猛,得慢慢养着,我说你怎么照顾你夫人的,啊?怀着身孕还让人受这么重的伤。这是药方,前十天服用第一张,后期服用第二张慢慢调理。”

“孕。身孕?大夫,你是不是搞错了,他是……”

“汪”(没搞错,鷇音子也确认过的!)

“这。。。。。。”
好吧,素还真还能化女体呢,苦境之大无奇不有。就是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绮罗生好友还有没有机会。

送走大夫,意琦行对着床上昏迷的最光阴有点不知所措。想了想,搬来热水给人擦身。小蜜桃则去看着熬药。

帽子下的面容让意琦行惊艳了一瞬,出乎意料的年轻,给人懵懂乖巧的错觉,十八九的少年郎身形,很难让人联想到刀法超群的北狗。

把人收拾干净,药也熬好了,考虑到大夫的吩咐,还是把人摇醒起来喝药。

迷迷糊糊的最光阴感觉到嘴边有人递过来碗水,下意识的张开嘴喝,苦涩的药入喉让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嘴里的药呸呸的吐了出来,不肯再张嘴喝,还把药碗推开。

“我不喝药!”

意琦行险险把碗端稳,皱着眉一脸不赞同的看着最光阴,“大夫说你伤了根本,一定要喝药好好调理一番,否则恐影响寿元,良药苦口,你。你就算不顾你自己,也要顾着你肚子。。。”

“停,后面的话就不用说出来了。。。”

“那你把药喝了。”

最光阴转过身往被窝缩缩,“我不喝,你拿走吧。我休养一晚就会离开。”

“可大夫说你动了胎气,近期不宜走动劳累,我答应过绮罗生如果你有事我会帮忙照应,鷇音子也交代过我留意你的状况,所以我希望你能在这休养一段时间。不为了谁,就为这些关心你的人。”
说着,又把碗往前递了递,“良药虽苦口,却利于病,你好歹把药喝了,若真怕苦,让小蜜桃去找些蜜饯。”

又是一阵沉默,就在意琦行要放弃离开时,最光阴接过药,皱着脸喝了。

意琦行接过碗,也不多留转身便离开。开门之际,却听一声道歉。

“那时候,对不起!”

意琦行一顿,“为什么道歉?”

最光阴不再说话,意琦行停留一会,终是离开。

其实意琦行明白这句对不起,只是有些事现在再追究也已经没有意义,再说一留衣的死也不能赖在最光阴头上。

“哈,你这句对不起,倒勾得人惆怅起来了,还不如不说呢。”



---------------------------TBC----------

想弃坑。。。。。编不下去了,后续怎么发展感情戏?好好的写什么三角?我现在改设定还来得及吗😂😂😂

评论(1)

热度(26)